仟佰°

呼唤着你,大概是来温暖这孤独一人的夜晚。

维克托夫人【19世纪俄国老流氓勾搭现代小青年的故事】(第十二章)

很久没有更了,期末总算是完了,取得了个很好的成绩,码了三章今天会在不同时间段发送,让大家久等。献上第十二章。前十一章已发在主页,感谢各位的喜欢,还请多多支持。


设定背景大概就是21世纪的勇利因为维克托死掉的勇利穿越到了临死之前看的最后一本小说的故事当中,代替了一位被妻子出轨背叛的医生,以他的身份继续生活,前几章勇利经历了邂逅维克托以及“妻子”出轨离家将女儿丢给自己种种事件。



故事中副CP为奥尤,接下来这几章会主要围绕奥尤展开,等到不久后又是维勇剧情啦。



这里仟佰,谢谢喜欢。



最后致经典。



第十二章 芽

 

“逃避命运。”

 


第十二章  芽

 


事情已经发生到这种地步,被潜入的陌生男人袭击这样的传闻对于千金大小姐来说可不是个好事情,几天之内城里传闻四起,每一个小巷内都可以听到细细议论的声音,就像夏日总是飞在身边的苍蝇,嗡嗡不断。

 


普利提赛老先生此时到显得很冷静,他并不担心自己的女儿没有追求者,这不很快,他就收到了一封来自查理伯爵的聚餐邀请函。

 


“尊敬的普利提赛先生,贵千金的美丽容貌和品行才华着实使我着迷,我以一个追求者特意邀请您与贵千金来我府上共进晚餐,想必贵千金这阵子一定受到了很大的惊吓,还望普利提赛先生慎重考虑。”

 


“啪——”

 


未等普利提赛老先生说什么,尤里把这封信撕掉扔进了垃圾桶。

 


“他算什么东西,威胁我们?”

 


尤里一下子坐在了沙发上,拿起一杯葡萄酒顺饮。老先生看着尤里这幅气哄哄的架子不由得笑了笑,说道:

 


“这不算是威胁,查理伯爵是你姐姐结婚对象中极好的人选。

 


“切。”

 


尤里瞥了瞥老头子,等出了大厅外以后第一步就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尤利娅。尤利娅听说之后只是皱紧了眉头,之后便交代了尤里一些事情。

 


“你去帮我调查个人,看看在我被袭击当天城堡里的客人当中有没有出生在亚洲的男人,包括那些客人的仆人或者保镖也算。”

 


“这是什么要求?那可查不过来。”

 


“啊,尤里,我知道你是最好的弟弟了。”

 


“……什么嘛,你查他做什么。”


 

“秘密。”

 


就这样,少女开始了迈出了寻找爱情种子的第一个脚印,但没有等到它发芽,一切的一切都会结束,因为有时,人是改变不了最初就被安排好的命运。

 


说到命运,勇利作为夏尔医生的身份再次复活,是逃离不了他的未婚妻艾玛背叛他这一事实。那日阳光明媚,维克托因为家中事故并没有如往来拜访勇利,而雅雅也被奶妈抱走照顾,整个医馆里就剩下勇利一个人,他正在整理着他新学习的医科笔记,并开始研究一些新的案例。

 


木门敲响,勇利摘下眼镜揉了揉太阳穴走过去,再次见到的,是他名义上的妻子——艾玛。她的装束依旧华丽,那身金黄的衣裙正是巴黎城镇中富太太们之间流行的款式,只是她的头发极其乱,脸蛋也不如之前光彩照人,看起来灰扑扑的,想必是奔波许久。

 


勇利看见艾玛后没有惊讶,他也没有让艾玛进来的意思,接着就要关上门。

 


“停下你手中的动作,你是疯了吗!”

 


“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回来。”

 


“……”

 


勇利的语气中没有反问和猜疑,他的字里行间中表达了他的愤怒与对她抛弃自己女儿这种行为的不满。

 


“对不起……”

 


“夏尔,我祈求你原谅我,我知道,你一定爱着我。”


 

同情的话勉强接受,但还爱你就算了。

 


勇利停下了手中关门的动作,示意她进来。并为她倒了一杯温牛奶,他看得见艾玛的双手在发抖,她的眼神聚焦了很久很久,黑黑的就像无底的黑洞。勇利没有过多地去照看她,为艾玛端上一些面包后他照旧回到了书房继续整理医学笔记。

 


流逝的时间期间白纸上被写下一个个黑色的字体,杯子里的水也差不多快见底,正值黄昏时刻,勇利捏了捏自己的肩膀,将眼睛放到了桌子上,只听见几声东西碰撞的响声,他便走出房门去看,他在想艾玛是不是已经睡着了。

 


“砰——”

 


在这木棍敲击脑袋的巨大声响下,勇利的身体直接倒在了地上,然后那人照着自己的脑部又来了几下,神志不清的他还能隐隐约约看清艾玛慌张可怕的神情,她拿着木棍犹如恶鬼一般看着倒下的自己,她狼狈不堪,赶忙撇掉了那根沾满血的棍子。艾玛一直在后退,花瓶掉落清脆的声音在这安静的气氛下格外突出,还有女人重重的呼吸声。

 


勇利看不清艾玛的表情,她仿佛是在笑,又仿佛是在哭,勇利只是觉得,为什么一个人可以残酷无情到这种地步,接着他就昏迷过去了很久。

 


“对不起…对不起……”

 


女人踏出这间狼狈的屋子,慌慌忙忙跑到了勇利的卧室,偷走了他的存储箱和钱包,并拿走了她所有值钱的嫁妆,她离开之前还悄悄瞥了一眼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勇利,她曾动过呼救的心思,但看到那人身上鲜红的血,让她感到恐惧,让她感到罪恶,她最终还是离开了,她以为离开后她就可以过上丰衣足食浪漫无忧的自由生活,她以为她的人生能够再次演绎,她以为她所期盼的少女时代来临,她以为她可以像她儿时读过小说中的女主人公一样。

 


但并不是,那份罪恶与恐惧,会永远伴随着她。




评论(11)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