仟佰°

呼唤着你,大概是来温暖这孤独一人的夜晚。

维克托夫人【19世纪俄国老流氓勾搭现代小青年的故事】(第十三章)

P:刚发的时候弄了半天说是有敏感词汇我一脸黑人问号找了半天最后一个个试才发现是“shang fang”这个词,表示一脸懵逼??这章写的挺多的,晚上或许还有一更。


献上第十三章。前十二章已发在主页,感谢各位的喜欢,还请多多支持。


设定背景大概就是21世纪的勇利因为维克托死掉的勇利穿越到了临死之前看的最后一本小说的故事当中,代替了一位被妻子出轨背叛的医生,以他的身份继续生活,前几章勇利经历了邂逅维克托以及“妻子”出轨离家将女儿丢给自己种种事件。


这里仟佰,谢谢喜欢。


最后致经典。



第十三章  踏

 


“你是在高空中歌唱的飞鸟,留存这般美好于我心中。但当你朝我展翅飞来时,深知相隔太遥远的我依然选择了逃避。”

 


第十三章  踏


 

第一时间发现勇利的是来拿药的病人,他看着大门半掩着,敲了敲见没人回应就进去了,走到诊室才发现倒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的勇利。

 


“包法利医生?!!”

 


“……”

 


勇利隐隐约约听到了那人对自己的呼喊,嘴唇一张一合要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昏过去了。来人见状,连忙架起勇利跑到外面大喊:

 


“伙计们,医生受伤了!! ”

 


叫喊声传出后第一时间听到的是位妇人太太,她连忙跑了出去看到男人背着脑后全是血的勇利,接着慌慌张张地将消息传给了邻里居民。接着许许多多的人群围了上来,个个都大眼瞪小眼看着这样突发的情况。


 

“你们还看着干什么,赶快救人啊!”

 


喊出这句话的是位青年小伙子,他戴副眼镜,一副极其斯文的样子,他将拿在手中的书抛下冲了过去,看了看勇利的状况后,他连忙脱下自己的外套加压出血口。



“快去医生哪儿!”

 


“这附近就一个医生,就是我背上这位。”

 


“……”

 


青年一时语塞,想了想说道。

 


“快把他背回医馆!”

 


“什么??还要我再背回去。”

 


“别废话了,没时间!”

 


青年跑过去捡回自己的书籍,急忙忙地跟着男人护送勇利回到了原来的医馆。

 


“我的天,发生了什么。”

 


二人回来就目睹了场面的混乱和狼藉,青年嘱咐男人将勇利平放在床上,并找来了一条干净的毛巾沾水轻托住勇利的脑袋让其后仰。

 


“碰撞打击引起局部软组织损伤出血,还好还好,力道不算太重,不足以致死。”



青年验了验双手的血迹,颜色偏暗,同时观察了一下伤口和血流速度,确定了是脑后静脉血管破裂。

 


“抬上手术台!”

 


青年为勇利清除伤口后并放出了脑部积血,采用了抗凝治疗,延长了血小板的粘附及改善微循环,使全血粘度、血浆粘度降低,并止血于心脏的远心端,在伤口处进行了谨慎的包扎。

 


当勇利勉强醒来之时是两天过后的事情了,他那微弱的视力范围内能看到的人是他的小女儿和青年医生。

 


勇利的头部感到巨大的刺痛,他企图开始回忆,但对受伤当时情况及受伤经过根本回忆不起来。他只记得艾玛那天来找过他。

 


“不要勉强自己,尽量放轻松。”

 


“……”

 


“你现在需要足够的休息来恢复,你想知道的,我们可以延后再谈。”

 


“……”

 


“对了这位先生,不介意我翻看一下你的书籍吧,我觉得这可以算是我救了您的酬劳。”

 


青年在本上写着什么,对勇利说道。

 


勇利点了点头。

 


接着就是青年每日会为勇利送来三餐和一些治疗药剂,同时他也和勇利的小女儿成为了极其不错的朋友,当青年问及勇利为什么会受伤的原因时,勇利勉强回忆起按事实回答了。

 


“真是可恨呐!”

 


青年握了握拳头。

 


“是的。”

 


勇利的回答很平淡,因为对于他来说所有的后悔和抱怨不会再让丢失的东西复原,他现在需要做的既不是怨天尤人和对艾玛实行报复,他要考虑的是怎样继续更好地活下去,怎样可以为女儿创造出一个美好的环境。毕竟,人生还没有走到尽头。

 


“先生,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

 


“你知道的,我作为一位医学学士在意的并不是这些,所以不用客气。”

 


“谢谢……”

 


“巧了,我也是位医生,再过一个月我就要去城里参加医学考试了,通过的人是直接可以拿到医生证明并且成绩优异的话还可以直接进入学习期毕业后可以成为王室医生。你的这些笔记我看了,对我的帮助还蛮大的。”

 


“嗯……”

 


“我倒不是很想为皇宫里的人治病,不过那个学习期是很有价值的,并且可以得到大量的资源和名气。”

 


勇利由于头部还是有些疼痛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旁聆听青年的话语,他发现这是一位外冷内热的小伙子,热情开朗,和人熟悉以后就会毫不掩盖地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表达出来。

 


“那先生你呢,不会一辈子都呆在法国这个小镇里吧,我觉得我们作为对知识的狂热追求者,本身的价值可不只是这种程度,我们可以去城市里,学习更多的,医治更多的人。”

 


“很美好……”

 


或许这样的想法两个人都是有的,只不过一个显示在外态和行动上,而另一个一直藏在心中。他看着青年说起梦想时那双通透闪亮的眼睛,里面装载着的是人生中的太阳,同海平面平行永远也不会落幕。

 


上扬的嘴角,摆动的手势,上帝会赐予每一个青年追梦的动力,等到最后会让他们开启记忆的匣子,这时候他们就会看见在那装满美好记忆的匣子中,他们没有衰老,没有痛苦,没有对生活的绝望和忧愁。

 


青年的话语仿佛唤醒了勇利内心深处某个东西,像一阵轻风吹起了他心中积累已久的尘埃。不知为何,他开始回忆起他的母亲和小女儿的笑容,以及那位银发英俊的男人。

 


青年得知勇利有意同自己一起参加考试后开心极了,掏出自己背包内的书籍开始圈圈画画,并滔滔不绝地和勇利说着自己的打算和考试的情况。考虑到钱的问题,青年让勇利先搬到自己城镇中的住所处,之后的事情以后再谈。

 


这些天勇利一直在忙碌关于搬家的事情,而且他也要考虑自己的小女儿入学接受教育的事。糟糕的是期间有许多人找上门来向勇利讨还债务,还有收到了许多账单和借款单,他将所有的债条都仔细地看了一遍后,购买的全部都是艾玛购买的新款裙子、鞋子、口红等装饰物,以及在高档餐厅和各种小酒馆的赊账条,还有转给别人的金钱汇款和大大小小的行李箱家居定做的账单,还有写信邮寄的费用。

 


勇利稍稍统计了这些账单加起来的金额,几乎接近一万法郎。勇利用手捏了捏皱紧的眉头,当写下总金额的最后一位数字时只听见铅制笔尖头折断的声音。

 


“愚蠢。”

 


勇利没好气地说出了两个字。

 


原本以为能够成为皇室夫人的艾玛在尝过被情夫抛弃的滋味后她的期望彻底崩塌,她开始本想离家出走和罗多夫双宿双飞,于是定做了一堆东西,最终被债主逼疯她不得不将这个包袱抛给了那个被自己遗弃的丈夫,但最终她同样也被遗弃了,她只不过是件玩物,随着时间的累积早已不再鲜活美丽。

 


而在绝望寒冷之际,她结识了巴黎年轻浪漫的学生,年轻人有着极其稚嫩美好的容颜,丰富独特的学识和见解,言语行动之间的浪漫深深打动艾玛,就这样,她再一次陷入了恋爱之中,这次她极度疯狂,就像抓住救命的稻草一样,疯狂地享受和消费。她觉得自己极其委屈,所以她急切地享受着寒冷之际突降的阳光。

 


她穿着精美昂贵的睡裙,租着价格高昂装饰华丽的旅馆,她开始毫无顾虑地花钱在这个帅气的学生上,她与他共度晚餐,一起讨论着小说中的人物和情节,一起数天上的繁星,在舒软的大床上彻缠绵。

 


而这一切都成为了勇利的负担,对于这些账单,勇利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他是不愿意撒手不管的,因为他知道艾玛一早就打好了欠钱不还的主意,所以能够补偿给这些人的只有身为艾玛丈夫的自己,但现在他身无分文。

 


勇利无可奈何,在深夜中带着小女儿离开了这里,并给每一位债主寄了一封信,说明了现在的状况并许下了日后还债的承诺。

 


“再见了……”

 


马车渐行渐远,他远离的那个小镇,远离了那个自己重生的地方,现在唯一追随自己的只有挂在天上皎洁的明月和熟睡在怀中的小女儿,他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悄然离去,他没有托人为维克托留下口信。在内心深处,他已经做好了自己再次与他见面全凭幸运的决定,当想到若彼此缘分已尽,可能自此一生不再相遇相知,瞬时勇利心中涌上满满的苦涩和遗憾。但每当他回忆起那个人,回忆起那段时光彼此的点点滴滴,他感到极其开心和满足,他真的很感谢他,他真的很庆幸可以遇见他,认识他。

 


评论(4)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