仟佰°

呼唤着你,大概是来温暖这孤独一人的夜晚。

维克托夫人【19世纪俄国老流氓勾搭现代小青年的故事】(第十四章)

献上第十四章。前十三章已发在主页,感谢各位的喜欢,还请多多支持。


设定背景大概就是21世纪的勇利因为维克托死掉的勇利穿越到了临死之前看的最后一本小说的故事当中,代替了一位被妻子出轨背叛的医生,以他的身份继续生活,前几章勇利经历了邂逅维克托以及“妻子”出轨离家将女儿丢给自己种种事件。


这几章讲的是妻子单飞勇利参加医科考试学习邂逅小伙伴披集的故事


这里仟佰,谢谢喜欢。


最后致经典。


第十四章  梦


 

人生应该是一场灵魂的历练,而非醉纸迷金的奢华。



  第十四章  梦 



早晨的巴黎非常美丽,恰好的阳光打照在这个城市上就如同影视剧里的童话小镇,充满了梦幻与美好。

 


医学考试对于勇利来说差不多就算是把初中和高中的生物知识都复习了一遍,至于过不过这一说,他可是以重点高中全校前三名考进的知名大学。

 



“新生快来了吧。”

                                                     

                                                                                     

“新生里来了两位亚籍的,模样长得像小姑娘,蛮可人的,就不知道医术怎么样了。”

 



“少见呐。”

 



勇利和披集随着新生大部队走向医学教室,现在这里的人都是正式通过了考试的人,他们将要在这里学习一段时间,并最后从中筛选出三个人送入皇宫作为宫廷医师。

 


“这边是图书室,这边是实验室。”

 



“大概就是这样了,接下来的几天会有专门的教师为大家授课。”

 



老师提前和新生们打好了招呼后就自顾自地去干事了,要知道从事他们这一科的人是极其忙碌的,因为当时的欧洲,可并不太平啊。

 


“新型听诊器呢!”

 



披集摸了摸实验室里的器具,并拿在手里鼓捣了会儿,并贴近勇利的胸部听了听。

 



“怎么样?”

 



“还不错。”

 



“啊,这位亲爱的病人,上帝赐予我倾听人们的力量,我想你可能是病了。”

 



披集一边听着一边模仿着欧洲老医生怪里怪气的语气对勇利说着。

 



勇利拍了拍他的头,笑了笑。

 



披集吐了吐舌头。

 



“还真是好呢,这里。”

 



勇利坐在沙发上,看着桌台上被擦得干净透亮的形态不同的手术刀,从书柜中挑出一本书就看了起来。披集倒是没闲着,趁勇利看书的功夫调差了这附近的环境,并和同期的学员们都打了个交道。回来时正好赶上午饭时间,他拿着小本子一边吃饭一边为勇利讲述着接下来几天要进行的活动以及组织规矩。

 



“我想专攻药理学,实战什么的我不算太会,我倒是对药物成分研究蛮感兴趣的。”

 



披集晃了晃手中的餐具,切开一块牛排送进了嘴里。

 



“勇利你呢。”

 



“大概是神经病理学吧,我母亲生前患有这方面的疾病。”

 



勇利平淡的语气让披集很惊讶。

 



“哇,抱歉抱歉,我不知道……”

 



披集突然慌忙导致餐具掉在了地上。

 



“没关系,都是过去的事了。”



勇利招呼服务人员拿来餐具。

 


“我看勇利资料单上填的是亚籍呢,我也是呢!”

 



听到这个消息时勇利的手抖了一下。

 



“你是清国人?”

 



“不不不,在清国的东南部,暹罗。”

 



“这样啊,我是日本人。”

 



“哇,你怎么来的这里,我是跟我父亲出商来的,留学这里。”

 



“我也差不多吧,留学。”

 



“但我看你都有孩子了,那个小女孩,但你看起来这么年轻!”

 



“那个不是我的孩子,差不多是我收养她。”

 



说到了这儿勇利有点害羞地挠了挠头发。

 



“这样啊。”

 



披集朝勇利吐了吐舌头,霎时眼珠一转,又问道

 



“怎么,打算和这里的姑娘谈一场恋爱吗?”

 



“……”

 



说到这儿勇利脸红了,先不说他根本就没想过这种事情,更让他尴尬的事他脑海中闪过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披集见勇利红透了脸笑了笑,托着下巴说道

 



“我倒是有这个想法,我觉得欧洲女孩子的五官很精致立体,而且她们都有一种吸引人的气质,我尤其喜欢匈牙利女孩子,很内敛文静可爱!”

 



披集那双眼睛怕是装着全世界最亮的光芒,勇利想,他一定是一个对爱情充满期待的男孩子。

 



“我对这方面还真没有什么研究……”

 



勇利又再挠了挠头,毕竟女孩子这种东西他只见过艾玛这样的,所以目前他对欧洲的女孩子还真没有什么比较好的印象。正当勇利开启他的大脑风暴开始回忆匈牙利的首都地形气候类型以及自然环境特征时,披集正沉浸在他对爱情的美好期待中,差不多回忆起了无数道高考题的勇利以后看着披集这幅兴高采烈的样子,他不禁有点欣慰又有点羡慕。

 



记得自己的学生时代曾经对爱情的那一丝憧憬,早已被现实和学业志向扼杀在摇篮中,多年以后,到自己成年,那一丝憧憬也算是彻底被磨尽了。



爱情吗,对于他来说太遥远了,还是先顾好眼前的事情吧……

 



人生应该是一场灵魂的历练,而非醉纸迷金的奢华。

 



勇利心中这么想着,同时握紧了拳头。




评论(4)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