仟佰°

呼唤着你,大概是来温暖这孤独一人的夜晚。

维克托夫人【十九世纪老流氓勾搭现代小青年的故事】(第十七章)

献上第十七章。前十六章已发在主页,感谢各位的喜欢,还请多多支持。


设定背景大概就是21世纪的勇利因为维克托死掉的勇利穿越到了临死之前看的最后一本小说的故事当中,代替了一位被妻子出轨背叛的医生,以他的身份继续生活,前几章勇利经历了邂逅维克托以及“妻子”出轨离家将女儿丢给自己种种事件。

这几章讲的是妻子单飞勇利参加医科考试学习并回避老流氓尴尬再次相遇的事并拒绝老流氓靠尤里助攻的后续发展。



这里仟佰,谢谢喜欢。



最后致经典。



第十七章 时

 


“光明即将来临,哀愁带来黑暗。”



第十七章  时



推开大院的黑蓝花纹铁门后便是一条宽敞的石子路,旁岸种有花草,花朵中各色的雏菊为最多,花瓣上还沾有晶莹的水珠,看起来园丁怕是刚刚打理过。种满植物的土地还不算什么,真正将小路包围的是左右两边的清澈透亮的湖水,因微风稍稍拂过平静的湖面上也微微荡起了一层层的涟漪,水面时不时有蜻蜓飞过,从那水面往下望,便可以看见一片广阔的天空。

 


“就在前面了,勇利医生。”

 


“嗯。”

 


勇利对着引路人礼貌性地笑了笑,跟随他去,直到那座只是在远处望上去就华丽无比的建筑。推开大门后的那一刻,勇利有点楞住了,三十多个仆人身着衣装都拿着各自不同的东西站在大厅两旁,推开门的那一刻是可以看到其中有几人正窃窃私语,但看到引路人与勇利后边把头端得老正一语不发,表情严肃,气氛极其压抑。

 


“先生,这边。”

 


从两排人中间空出的大道走过,到了一个有楼梯的隔间,管家便引勇利上去,打开了无数房门中的其中一个门,笑了笑:

 


“就是这儿了。”



进屋内是一个极其大的客厅,十来个仆人候在两旁,都拿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咳咳咳……”

 


那是一阵老人咳嗽的声音,非常沉重,循环了许多轮,声音一轮比一轮重。

 


“呕……”

 


在最后那一声沉重的咳嗽下,随即的便是犹如爆发一般的呕吐声,之后勇利便看见一个女仆端着一盆呕吐物一脸急忙地走了出来,与勇利擦肩而过之时,还能闻到那刺鼻的酸臭味。勇利没有做任何表示,只是那管家对着他又礼貌性地笑了笑,最终引他进了那间伯爵的卧室。

 


卧室里的味道,程度更加刺鼻,那味道甚至不仅仅是呕吐物的味道。

 


“我可以看看伯爵先生吗?”

 


“请便。”

 


走近一看,是位老人,极其虚弱的老人。

 


他的眼窝深陷,面色极其昏暗,皮肤干燥皱缩、几乎毫无弹性可言,纤细的四肢无力地搭在宽大的床铺两旁,呼出声音嘶哑无比。



“等一下,你在干什么?”

 


勇利叫住了一位正要往外赶的女仆,因为他刚进房间时就看见那女仆在床边对老人的身体做些什么,之后便端着一盆封闭的瓷器急急忙忙地走出去。

 


“这……”

 


那女仆看了看管家,犹犹豫豫,不知道怎样回答。

 


“我家老爷自患病后便呕吐不止,除了呕吐,排遗的次数也大大增多,他体力不支,只能叫仆人帮忙清理。”

 


勇利仔细地观察着病人的神情,点了点头。同时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随身携带的笔记本。

 


“我需要一些病人的排遗排泄物来检查,劳烦您为我准备几副干净的手套。”

 


“另外,可能会需要进行血检。”

 


勇利戴上眼镜便将医箱里的大大小小东西都拿出来摆放在桌子上,拿着笔在笔记本上快速地写着什么。

 

 


“医生,您请便。”

 


管家示意仆人们按照吩咐行事,他自己依然在旁边一动不动地看着勇利的医疗全过程。

 


很长时间以后,勇利脱下手套在水盆中清洗了一下双手,对管家说:

 


“伯爵先生所得的是一种急性腹泻性传染病,感染时间偏长,所以医治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需要精心调养,我现在将配药表交给您,希望您每日按照上面说的来为先生进服药物。”

 



勇利撕下一张纸,之后又撕下一张密密麻麻写满了文字的纸。

 



“这张是调养事项,其中需要注意的和每天都要做的一些事情还请您为先生安排,今日登门临诊之后我会每两日一来为先生检查,直到先生病情好转为止。”

 



勇利用湿毛巾擦了擦胳膊上的血迹,对管家说道。

 



“感激不尽,勇利先生是否有意留下用晚餐呢。”

 



“说到吃这一点,希望您切记再不要用其他医生的药方,我发现先生服用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这极其有损他的健康,饮食方面还需管家按照我纸上说的认真去做。”

 



“……”



勇利极其认真地说完了以后便开始装东西,留下用餐这件事他似乎想都没想,这就让管家觉得很尴尬。

 


“勇利先生,伯爵的千金小姐有规定,任何一位医生来为伯爵治疗之后都是要邀请其在府上共进晚餐的,虽说现在时间还早,但还请您接受这份感恩的邀请。”

 



“不了,先生,我想这不是身为一位医生应该接受的,总之谢谢了。”

 



“啊,勇利先生,您这就让我无法交代了,我觉得如果您能够同伯爵的儿女在晚宴上细细地将伯爵老爷的情况讲给他们听,那真是太好不过了。那既安抚了伯爵先生儿女那颗担忧的心,也展示了您高超的医术啊。”

 



“我便不打扰了,等伯爵先生病情好转后,我会那样做的。”

 



勇利收拾医箱,起身就要走,因为他实在是想呼吸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

 



“你又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些庸医,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在法国,哪里有什么好医生。”

 



说这段话的是位少年,语气极其尖锐讽刺,人虽还未露面,但已然能感觉其人不是什么和善的角色。

 



“尤里,你不能这样,将父亲带回俄国这种事,实在是不能实现的。”



显然是一对兄妹或者姐弟吵架,勇利只觉得头晕脑胀,便准备不打招呼装作路人随女仆直接出去,但显然是不可能的,下一秒他就被管家拉过去为伯爵的儿女们做介绍了。

 



入眼的是一对姐弟,姐姐美貌动人,弟弟也是英俊风度那一类型,只不过,勇利觉得面前的少年有些眼熟。

 



“尤里?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勇利内心碎碎念道。

 



“这位是小姐您邀请的勇利医生,这两位是伯爵先生的千金尤利娅小姐以及伯爵先生的小公子尤里。”



 

开场性的介绍说出之后,尤利娅便对勇利热情地行了个礼,只是尤里在一旁若有所思地盯着勇利那张白净的脸蛋一直看。

 



尤利娅悄悄推了推尤里,示意他注意礼节。尤里没有做出反应,只是细细地又看了一段时间过后疑惑地说道。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


评论(7)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