仟佰°

呼唤着你,大概是来温暖这孤独一人的夜晚。

维克托夫人【十九世纪老流氓勾搭现代小青年的故事】(第十九章)

献上第十九章。前十八章已发在主页,感谢各位的喜欢,还请多多支持。



设定背景大概就是21世纪的勇利因为维克托死掉的勇利穿越到了临死之前看的最后一本小说的故事当中,代替了一位被妻子出轨背叛的医生,以他的身份继续生活,前几章勇利经历了邂逅维克托以及“妻子”出轨离家将女儿丢给自己种种事件。



这几章讲的是妻子单飞勇利参加医科考试学习并回避老流氓尴尬再次相遇的事并拒绝老流氓靠尤里助攻的后续发展。


P:该文进度快接近完结,另外这篇算奥尤高能。




这里仟佰,谢谢喜欢。



最后致经典。



第十九章  静

 

 

“那是离我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等一切都恢复到最初的平静时,

 

 

我便能听到,你好像有些急促的心跳声。”

 

 

  •  静

 

 

阴谋从来在人们的心中是个极其可怕的名词,让人在清醒时细思恐极,让人在睡眠中噩梦连连。勇利算是经历过坏人将阴谋转化为现实这一行为,幸运的是,维克托的及时赶到彻底将危害最小化,只可惜还是没有避免全部的伤痛。

 

 

“嘶……”

 

 

脑后只感觉到一阵刺痛,之后双眼看向自己的鼻子全部是一片白花花的色彩。维克托将自己的脑袋用绷带绕了好几圈,最后又在后脑贴上了一个止血贴这才完成了全部的治疗。

 

坐在一旁的人递上一杯水,有些不明所以地问道:

 

 

“在扶手上磕一下,伤口真的可以这么深吗?……”

 

 

“您可以试试。”

 

 

勇利也不知为何突然不正经,语气似乎有些挑逗,一时行为表现很皮。

 

 

不过,他不太想和维克托提起艾玛曾经用棍棒重伤他的事,他不清楚是不是有别的理由,反正就是不想。

 

 

“……”

 

 

维克托不知道回答什么,只好笑了笑。

 

他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良久,只是静静地削着水果,如果勇利没有兴趣与自己说话,维克托不会话语过多。他欣赏着这位似乎有些不近人情的医生,能为他默默地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这会让他的心中添上一笔快乐的颜色。

 

 

有点暧昧的气氛它的颜色好像是奶白色的边缘浸染上那么一点点粉红色,让人觉得有点甜蜜,有点温馨。两个人仿佛都行走在长长的铁桥上,你我各自一边,明知前方便是自己寻找的人,却被高空中弥漫的浊雾遮蔽视线,迷失双眼。

 

 

但总会有那么一刻,你迈开脚步,用双手触摸到面前的我。

 

 

“谢谢你,先生。”

 

 

房间没有一点声音,像是钢琴演奏之前的片刻,一瞬间,下一秒手指落下轻按无数个黑白键,便能用听觉感受到安心温柔的曲调。

 

 

“能否留下来呢。”

 

“以及,我想与您分享一些事情。”

 

 

就在刚才勇利脑海中想出千言万语,早已照顺序经过大脑思考打好过的话语草稿在信心满满的情况下准备说出时,一开口,不知怎的,瞬间浓缩成了这短短的几句话。

 

 

勇利笑了笑,他的笑容中没有包含敷衍,没有包含逃避,更没有包含曾经他抛弃不掉的封闭与抑郁。

 

 

对于维克托来说,这是勇利第一次对自己提出要求。

 

 

他有些痴痴地看着勇利脸上挂着的笑容,他给出的答案,既不是肯定,也不是否定。

 

 

“勇利先生,我无时无刻不留在你的身边。”

 

 

究竟什么时候他维克托离开过胜生勇利呢,一直都是勇利再逃避罢了。

 

这句话说出口时维克托觉得气氛怪怪的,明明眼前这个人只是自己极其欣赏的朋友。

 

 

他不失礼节地对勇利笑了笑。

 

 

 

勇利将普利提赛老先生感染霍乱的事情告诉了维克托,又讲述了自己被请来医疗以及大千金婚礼之日发现凶手作乱的这一过程,最后他让维克托扶自己到实验台前,并亲自观察了收集的化肥料的局部结构,果然发现其内含有大量活跃的霍乱弧菌。

 

 

勇利摘下手套清洗过手以后,对维克托点了点头。

 

 

“真是神奇。”

 

 

维克托若有所思地感叹道。

 

 

维克托的这次救护行为,并不是出于碰巧,只是当尤利娅新娘从大门踏入礼堂的那一瞬间,维克托瞥到了在人群中那一抹熟悉的身影,勇利虽亮出了他曾经用长发遮掩住的额头,虽换上了曾经他不曾穿过的西装,虽然他同原来变得极其不一样,但维克托认识他,他认识他。认识他那双眼睛,认识他遮掩不住的气质,认识他的灵魂。

 

 

他看见他随人群走出礼堂大门,他并没有立即追过去,不知什么原因使他迟疑了一会儿,也不知什么原因使他最后还是追了过去,便发生了之前的后续。

 

 

维克托有点感谢那个他不曾知道的原因。

 

 

“事不宜迟,我们先赶到会场。”

 

 

“好。”

 

 

他们重返礼堂大厅,推开大门只听见无数人撕喊,勇利刚迈出第一步,便被急急忙忙迎面跑来的人撞到。那人连抱歉都没有说一句,慌慌张张地跑出了大门。

 

 

“着火啦!!!!”

 

 

“快跑!!!!!”

 

 

维克托急忙拦下一个保安,有些生气地说道:

 

 

“为什么要跑,为什么不去灭火。”

 

 

“你怕是没有看到里面的情况,整个库房和走廊被浇满了火油,厨房的水莫名其妙被断掉了,马上这个建筑就要被烧掉了,还是快点跑吧!”

 

 

保安急忙地对着维克托吼了一顿,大力地推开了愣在原地的维克托二话不说就跑掉了。

 

 

勇利有些惊讶,同时又有些懊悔。此时他大脑一片空白,除了听到人们的撕喊救命看到一个又一个狼狈不堪的人从自己身边跑过,此时此刻,他再也做不了什么。即使他治好了普利提赛老先生的病,又发现了凶手的作案行动,但最终,可能还是会被一场大火,夺走他曾经拼命挽回的生命,最坏的,是这场大火,会烧死更多的,更多的。

 

 

一切有什么用呢……

 

 

“勇利,我们还是先走吧。”

 

 

维克托轻扶他的肩膀,话语中包含太多无奈。

 

 

“愿他们平安……”

 

 

将视角切换到勇利与维克托还未赶到礼堂之前,尤利娅与青年新郎交换戒指互相接吻,并宣誓了忠诚之言后,二人便在热烈的掌声与真诚的祝福下退离了现场。

 

 

之后便是脱下婚服换上礼服宴会饮酒用餐的时间,但众人等候许久,也未见新娘尤利娅赶到现场,之后便是一阵巨大的动乱,便有许多厨房那边的仆人慌忙跑走。就在众多贵族责骂这些下人无礼时,只见高桌上的香槟塔倒塌,瞬间传出一阵清脆声,众人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最先被烧死的是位贵妇人,她站在走廊一旁同她其他夫人谈论新上市的珠宝时,自己的裙子便被蔓延过来的火苗烧灼,渐渐地她的头发也烧了起来,看到这一幕的众人吃惊不已,瞥到从走廊渐渐靠近的火光时,他们才知道住宅着火了。

 

 

“父亲,快走!”

 

 

尤里拉起坐在椅子上的父亲便跑,普利提赛老先生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他们所处的位置还不能看到火光,只能听见阵阵吵吵闹闹的声音。而尤里先行嗅到了那股烧焦的气味,又听到远处的叫喊声,便知道有危险,他立即跑到父亲身边。

 

 

“大家快跑,着火了!”

 

 

尤里拉着父亲跑在前面,朝经过的人群大喊。他不管人们突然的怀疑和躁动,望向有些迟疑不肯动的众人,他只是狠狠地骂了一句,之后便慌忙地跑了。

 

 

有一些人,也开始跑了起来。

 

之后许多人也跑走,但还是有些人待在原地不动。

 

 

在经过一个走廊时尤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是的,她的姐姐,此时还是一个人。

 

 

这条走廊通往姐姐的卧室,与刚刚着火的走廊相通,走廊尽头是一个极大的待客厅,那一头便通往着火的走廊,之后还有一段的小距离便到尤利娅的房间。尤里此时决定赌上一把,他让自己的父亲先离开,然后二话不说便冲了进去。

 

 

“可恶……”

 

 

还未走到待客厅,尤里便什么也看不见了,周围是一片黑蒙蒙的烟雾,呛得他直咳嗽。他只好撕下自己的衬衫,捂着鼻子弯腰向前跑。

 

 

还好,大火还未蔓延到这个走廊,眼见面前就要是一片光明。他觉得那一条走廊一定还没有全部着火,而她的姐姐也一定会发现特殊情况从另一头跑出来,他以为他与她的姐姐会在某一刻相遇,他以为他最后会带着她安全无事地跑出去,跑到外面。

 

 

但他跑出走廊后只看到眼前一片火海……

 

 

“姐姐!!!!!!!!!!”

 

 

尤里大声地喊叫着,但没有任何人回应他。

 

 

“尤利娅!!!!!!”

 

 

除了大火烧灼皮革的声音,便没有任何动静了。

 

 

那一刻尤里哭了出来,他突然有点手足无措。他以为会是自己理想的那样。

 

 

“这时候还往这边走,不要命了吗?”

 

 

尤里面前出现了一位个子很高的男人,他看了看尤里,抱起他就极快地朝反方向跑了过去,途中他将口袋里的湿布扔到了抱在身前尤里的脸上,并示意尤里自己捂住鼻子。

 

 

这是尤里第一次遇见奥塔别克的情景。

 

 

不得不说,有些粗鲁和突然。

 

 

尤利娅托着已经燃灼的婚裙磕磕碰碰地在待客厅中走着。她的头花早已掉落在地上,那一头美丽顺滑的金发散落到两肩,绝望的双眼中印映红色的火焰,好比那燃烧的宝石一样。裙托已经烧了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圣洁的白色被火红色浸染,就像天使从天堂堕落到地狱变成恶魔的过程一样。白皙的肌肤上满是黑灰色的灰烬,她不再美丽动人。此时,她狼狈不堪。

 

 

尤利娅已经放弃了逃跑的尝试,她的绝望或许在父亲定下她的一纸婚约时;或许在礼堂上同一个她不曾过了解爱过的男人交换戒指时;或许在她同新郎挽手走出卧室,发现周围是一片火海男人将她抛弃至原地时。

 

 

她的期望,一直都是能够再见她内心中那个心爱的人。

 

 

渐渐,她没有任何力气再走下去,火焰蔓延着衣裙与头发开始烧灼着肉体。尤利娅躺在火海之中,她失去了任何知觉,她只感觉很难受,全身很痛,但她喊不出来任何声音。

 

 

微弱的视线范围内是一片极其鲜亮的火红色,就在她生命结束的最后一刻,她看到了自己深爱之人的身影,他紧紧抱着自己在茫茫大火中奔跑着,像是保护着珍宝,保护着这世界上他最重要的珍宝一样。

 

 

但往往总是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她死了,在这片大火中。

 

 

她的所有痕迹都被抹去,干干净净。



评论(5)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