仟佰°

呼唤着你,大概是来温暖这孤独一人的夜晚。

睥睨【全员娱乐圈,骚话叶神,带你走近最真实的叶蓝】

前言:设定为娱乐圈背景,人物性格大部分还原原著,但略有改动。既然是娱乐圈设定那必然有一些在娱乐圈内改发生的事,比如叶神心脏什么的……所以里面的人物并不都是那种非常圣母善良正义派的,小阴暗还是有一点的。蓝河娱乐圈新人设定无误,叶神大佬设定无误,带你还原最现实最真实的娱乐圈叶蓝。无玛丽苏无傻白甜,只有最真实最现实。



虐死蓝河小天使系列。



P:蓝河小天使形象参照《全职高手》漫画


前五章已发在首页,喜欢的同学们可以去看看。剧情回顾是蓝河巧遇陈果,并加其剧组拍戏,这章与骚话大神叶修的对手戏。


日常疼乐乐。



这里仟佰,谢谢。


正文:

 

——“生活以痛待我,要我报之以歌。”

 

 

第六章  演戏

 

 

许博远目前对叶修印象最深的事还停留在那人毫不客气地吃光了自己的手制小饼干。抹了抹嘴后竟还堂堂正正地说下次再给他带点,这让许博远有点无奈。但没办法,谁让他是后辈,于是在接下来几天的拍摄期间里,许博远每天都会给叶修带小饼干,同时也为张佳乐准备了一份,被叶修知道了以后,人怪里怪气地跟许博远说张佳乐不喜欢吃饼干,劝他不要浪费食物,但每次张佳乐都是乐呵呵地收下了。

 

 

这引起了许博远深沉的疑惑,张佳乐前辈真的不爱吃饼干?

 

 

“action!”

 

 

剧组人员一声喊叫下,各个演员就位,在无数拍摄机器马上投入角色表演。许博远马上将开拍前平淡的神情切换,他右手拿着青剑,朝着敌人刺去,在被挡下一击的瞬间许博远立即俯下身去将左脚伸到敌人两脚之间,用力一扫,便听到人倒地的声音。看似结束的剧情还没有停止,许博远看向倒下敌人的眼神变得更加坚毅,他一声不吭,抬高头,拔出剑。眼球瞬间转动,一个扭身,便立即挡下了另一个刺客的袭击。他拿手右剑奋力抵抗,左手掏出暗器,全力一甩便甩到了要起身的敌人胸部位置。

 

 

“咔——很好,过!”

 

 

很精彩流畅的一段表演。他在整部剧中戏份不多,所以便更有精力集中演练各个戏。要知道,仅仅为了这一段短短的表演,许博远特意连着一个月跑去武馆学习。

 

 

导演一遍又一遍看着录下的片段,难得的没毛病让他心情大好。一旁的编剧欣慰一笑,这个小伙子在开拍之前可找她了解了不少时间的剧情设定,现在已经很难得有演员这么清闲来慰问编剧。

 

 

“下一段是补戏,叶修!”

 

 

导演朝叶修所在的地方大喊一声,示意他赶快准备准备。

 

 

“补戏?”

 

 

许博远脱下穿在身上的衣服,顺便擦了擦脸上的汗。

 

 

一旁补妆的张佳乐关上手机屏幕抬头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又看了看许博远,给他解释道:

 

 

“啊,就是这段戏会加在整个剧集的前面,小远不是在剧组拍摄中期来的吗,现在差不多是后期阶段,你拍的这段戏相当于是加在前面的。”

 

 

张佳乐又打开手机看了看陈果给自己发来的消息。

 

 

“我怎么不知道,我没有剧本啊……”

 

 

“嗯……这相当于是剧组卖一下叶修的人气,这段就是给叶修所扮演的角色加一个回忆戏而已,挺长的呢,有个女角色会和他对戏,后面才轮到你们俩个的对手戏,估计陈果一会儿就会给你新剧本。”

 

 

许博远点点头。

 

 

他所扮演的这个角色一开场便是一段与敌人的打斗戏,在完成完美的一挑二以后便是在傍晚时翻墙撬锁救出被囚禁的哥哥(叶修),然后在各个小胡同扛着哥哥逃跑。全程戏份都严格要求演绎出那种紧张谨慎但又出于年少有一丝害怕的感觉。逃跑之后便是弟弟为哥哥擦洗身子涂抹药膏,这算是官方的一个滑稽的卖点。最终弟弟带哥哥上街治病后还是无奈被官兵发现,后官兵搜到家里时,一时紧急之下弟弟让哥哥藏到水井下,自己穿上了哥哥的衣服当了替罪羊。然后这个角色的戏份也就结束了。

 

 

导演说的补戏便是介绍叶修饰演的“哥哥”角色的过去,前期少年时邂逅初恋爱人,后期便忍痛割爱和弟弟一起被家族派送学习当刺客,这个角色的一生前半段被爱情滋润,后半段被亲情温暖,在失去弟弟以后的哥哥在绝望之际遇到了年少时期的爱人,他的追捕令因弟弟的替罪从此消除,他便与女主角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张佳乐是除了编剧和陈果之外第三个得知剧情的人,他此时分不清他是该心疼许博远,还是心疼许博远所扮演的这个角色。

 

 

几天的拍摄,许博远的角色戏份也进入了大后期阶段。

 

 

许博远扶起缠满绷带的叶修从医馆走出,他回头瞥了瞥有些紧张发抖的医馆老板,眉头一皱便加快了走路的速度。

 

 

“哥,我们快走吧。”

 

 

“好。”

 

 

他双手紧紧地扶着哥哥的胳膊,微微低下头环顾四周。他咬了咬嘴唇,微微瞪了瞪眼睛。

 

 

“大家都有点奇怪,我看以后还是不要出来了……”

 

 

“……”

 

 

叶修没有说话,因为视线模糊的原因他被弟弟搀扶着一步一步慢慢走,动作很僵直。

 

 

兄弟二人心惊胆战地回到了住宅,只是许博远为叶修递上一杯水的功夫,便传来一阵狠狠的敲门声,一堆官兵在外大喊开门。

 

 

许博远拿在手中的杯子瞬间掉落摔得粉碎,他的嘴巴微张,呼吸瞬间开始加速。他立刻背起叶修跑到住宅后院,但听声音便知整个庭院全部被包围。

 

 

“怎么办……”

 

 

许博远放下满是伤痕的叶修默默念叨。

 

 

此时他低头看到池塘表面自己的那一张同兄长有些相似的脸蛋,一个想法在他脑海中闪过,他便同自己的兄长交换了衣服,对他说道:

 

 

“哥,你先在这里,我换上你的衣服马上冲出去,我将人引走之后便过来救你。”

 

 

在这种大祸将临的情况下,听似无失的计划便让哥哥安稳接受,便听从了弟弟的计划安静地呆在了水井里。

 

 

“若我久久没回来,你便拉动你面前的绳子,用力拉动便可升到井上。”

 

 

这是弟弟临走之前说的话,也是弟弟生前对哥哥说的最后一句话。

 

 

要知道,这部剧并没有超人一般的设定,面对政府派来的庞大官兵,弟弟一人怎能抵挡的住。最终许博远在逃脱企图翻过队伍时当空被利剑射中,五花大绑便上了审判庭。一顿愤怒发泄之后便被当场判刑,隔天便上了断头台。

 

 

“咔——”

 

 

经过几次的一次过,导演也对这个优秀的新人有了很深的印象。下场时他拍了拍许博远的肩:

 

 

“还有一段日常戏,小伙子加油,演技很好啊。”

 

 

 

万年难遇真戏骨,导演对许博远的表现很是欣慰。

 

 

许博远此时一回头,便见到叶修被人从水井里拉出来的狼狈场景,不禁差点将已经喝到嘴里的水吐出来。

 

 

“什么意思啊。”

 

 

叶修气冲冲地跑过来拍了拍许博远的头,似笑非笑地说道。

 

 

“没……前辈。”

 

 

许博远挠了挠头,近几天的合作也让两人的关系增进不少。

 

 

“笑你前辈我狼狈不堪?”

 

 

“不敢不敢……”

 

 

许博远抱拳做出极其恭维的动作。

 



评论(17)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