仟佰°

呼唤着你,大概是来温暖这孤独一人的夜晚。

寄念思予【维勇,长篇】(妖怪头子和异国公子的故事)

长篇,挖坑不定期更。

故事设定灵感借鉴来源于百鬼夜行题材。

俄国老流氓之霸道鬼怪头爱上我的故事【误】

开头码了一小段,若您看着顺眼觉得不错的话,还请多多支持。与历史不符的地方以及雷区不满还请指正,我这个人不怕批评的。

这里仟佰,谢谢喜欢。


第一章  欲盖弥彰


 

“那孩子前几天还健健康康的呢,没想到今天早晨被伐木工发现在小山林里,遍地都是血,五官都认不出了。”


 

“啊啦,那孩子还蛮好看的呢。”

 


“玲子你就不要提了,传到木下老板哪里会心疼几天的吧。”

 


“是呀是呀,毕竟白白嫩嫩,年龄还小,木下老板那么喜欢那孩子。”

 


“死人这事还真是晦气呀。”

 


“是呢是呢。”

 


日本国上层统治者实行明治维新后,打开门户,国力大有增加。但随着政治上的改革与经济的逐渐发展,社会上存在着相对势力逐渐增多,强者之间的矛盾会使如同猎物毫无反抗之力的弱者成为被控制与玩弄的傀儡,终将被残害是他们躲不过的命运。



早在很久很久以前,没有强大力量的人们会将一切寄托于神明,神明在人们眼里是强大及无所不能的,也正代表着人们自身的弱小与无知。



在封建的传说中这世界存在着鬼仙,有灵性的万物经点化修行便可拥有神力,行善为仙,即善灵,行恶为鬼,即恶灵。

 


其实这只不过是人类潜意识中的认知罢了,他们会遇到一些出乎他们想象与常理之中的事情,便没有经过大脑思考与科学认证就将这些定义为灵异一说,或许是心理上的作用或许是大脑潜意识在作怪,在现在这个时代,科学才是人类文明的关键。


 

但是,你真的这么以为吗?



东方土地的文化背景既是这样,在不同的西方又有另一光景。


 

时间是19世纪后半期间,在寒冷的沙皇俄国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奴隶们在大街与地主家造反动乱时,一些贵族迫于无奈或有的改签契约,有的移居国外,有的继续压迫施虐。尼基福罗夫公爵则是一位明智的人,他应顺了沙皇的要求许可奴隶人身自由,又在普通群众当中宣传贵族接受改革对贫民施援的活动,上获得了皇帝的赞许,下获得了人民群众的认可。

 


但现实总不会实现地太过完美,太过圆滑的行为深深扎在一些旧贵族的眼球中,他们真想将那颗刺拔出来浇上油腻的烧鸡油经大火烤软恶狠狠地吃掉。

 


“维克托,你父亲的行为简直可笑。”

 


男人晃了晃夹在手指中间的雪茄,吐出层层烟雾,他将烟灰抖落在维克托的衣服上,嘴角像抽搐一般地笑着。

 


“以为不说话就能避开了吗?”

 


他的脚步渐近,两个人的鼻尖就差要贴上了。维克托闻得到那被点燃的烟草味,也感受得到灼热的温度渐渐靠近自己,他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将会作出他认为很高贵很心安理得的行为。



男人盯着维克托的双手,他的眼神中充满了一些东西,让维克托感到有些反感。

 


维克托笑了一下,这让男人有点惊讶。他握住男人靠近的左手,嘴角上扬微微露出牙齿,歪了歪头斜眼看了看,他将着男人的手指向里轻轻抚摸一下。

 


—— 迅速猛力后折

 


“!!!!!!!!”

 


“抱歉。”

 


习惯性地拿出白色干布擦了擦手,习惯性地露出客观性的笑容。

 


被突然这么一下之后的男人有点懵,他心中惊恐与愤怒交杂着,理智的最后一根神经崩坏以后便不顾一切了,他拿起台桌上摆着的花瓶朝维克托冲过去。

 


不理智的人是傻子。花瓶砸在了地上,就是这么戏剧般地砸到了一位路过的太太面前。

 


“哦,上帝!”

 


她几乎昏了过去。

 


“哦,上帝……”

 


这句话是维克托说的,是维克托朝男人说的,这句话的语气,很是微妙。在说话的时候,维克托几乎是看着天花板又晃了晃他的头,至于嘴角上扬的弧度,那是另一回事。

 


——真他妈的刺激哦。

 


果然应了之前男人说的话,不说话是躲避不开一些事情的。



维克托看着病床上险些被人枪杀昏过去的父亲,他本该伤心难过,和其他父亲的孩子一样跪在床前向上帝哭喊,他没有这么做,他的内心毫无波动。

 


“维恰,吩咐下去收拾行李,或许我们要到日本生活一段日子。”

 


尼基福罗夫公爵的气息很薄弱,勉勉强强才说出这句话。

 


“母亲的故乡吗?”

 


维克托缓过神来陷入思考,他等待着父亲的回应,但等了许久,他的父亲并没有回答他。

 


“我明白了。”

 


维克托是家中名义上的长子,亲生的父母亲都是俄国血统。但他提到的这位故乡为日本国的母亲,实际是维克托的养母,他是维克托父亲游历日本时所结识的女子,之后与之有过关系后便带回俄国,但未给正式名分。维克托是从小被这位异国母亲抚养长大的,对之有着他心中比较模糊的亲情观念。

 


维克托整理着自己的衣物,他脑海中会有母亲,会有那个隔着一片海洋的国家,

 


据说那里不似俄国寒冷,每年的2月到5月时从这个国家的最南部和最北部都可以看到一种很美的花朵盛开,那里有不会常年结冰的小溪流,也有隔岸可以远望到的小青山和高塔,那里的美人身材娇小,她们会涂满红白脂粉将黑色的长发扎得紧致,穿上画上江春图的衣裙露出白皙的脖颈,将一张张千变万化的面容隐藏在缓缓展开的彩扇后。

 

再已缓神过来已经坐上了渡往异国的船帆,冰凉的酒精穿肠,听得到海鸥飞翔时的叫声,海浪打在水平面的振动,还有日不停息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拉响的喷气笛声。维克托有些彷徨,他有着对于生活的迷茫,对于父亲的迷茫,对于自己的迷茫。他觉得生活还是会有很多很多惊喜存在的,他将最后一份希望寄托于在他的过去只存在于母亲口中与文学作品书籍的国家。

 


是否另一个地方,能够撕裂魂魄将灵魂重造。



他有点期待。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