仟佰°

呼唤着你,大概是来温暖这孤独一人的夜晚。

维克托夫人【十九世纪老流氓勾搭现代小青年的故事】(第二十章)

失踪人口回归


献上第二十章。前二十章已发在主页,感谢各位的喜欢,还请多多支持。



设定背景大概就是21世纪的勇利因为维克托死掉的勇利穿越到了临死之前看的最后一本小说的故事当中,代替了一位被妻子出轨背叛的医生,以他的身份继续生活,前几章勇利经历了邂逅维克托以及“妻子”出轨离家将女儿丢给自己种种事件。



这几章讲的是奥尤发展剧情。综上所叙,尤里被绑架。



这里仟佰,谢谢喜欢。


最后致经典。


第二十章 新


鲜活年轻的生命,健康红艳的血液。


第二十章 新

“咳咳咳……”

尤里醒来看见一片漆黑灰暗的天花板,当墙角那一缕巨大的蜘蛛网入眼时自然地就反应出自己到了什么样的地方。较吃力地扶起身子坐起来,双手能够感受到房间水泥地的潮湿度,还沾上了一些不明灰黑色物质。


“我的天……”


他不禁骂道这世上怎么还会有这么鬼的地方,接着就开始回忆之前的事。


他记得,他参加姐姐的婚礼,结果现场发生火灾,他去救姐姐,之后便被呛得晕过去了,被一个男人抱着逃了出来。


男人……


“嘿,小少爷,睡得还舒服吗?”


一个衣着奇怪的人面带笑脸问道尤里。笑容带有一丝不好的意图。


“你是谁。”


尤里的回答没有疑问的语气。


“你可以叫我纵火犯。”


那个人依然笑着。


他打开房间里的灯,尤里便发现自己被一架牢笼与外面隔绝,他所在的房间很大,房间的另一边有许多人,边上摆着一张很破旧的桌子,桌子被擦得很干净,上摆着几杯还冒着热气的水。桌子旁边有两只椅子,其中一只是空的,另一只上面坐着一个看起来很健壮的男人,他背对着尤里,像是在吃些什么。还有两个人分别站立在不同位置上盯着尤里看,其中一个人懒散地打了个哈欠靠坐在墙壁上就睡了过去。


“……”


尤里算是明白了个大概。



一时的沉默不语后,情绪由传出神经效应后便做出了反应。


“是你放的火,**!”


尤里像只老虎一样跳起来抓住栏杆对外面的人嘶吼。


“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人捂着肚子开始大笑,指着气急败坏的尤里又看了看坐在椅子上的男人。


“奥塔别克,你看你带回来的是什么人,反射弧竟然这么长。”


“……”


奥塔别克只是动作停顿了会儿,没有回答他。


大笑过后,他面无表情。他用手大力地捏住了尤里的脸,冷漠地看着正在挣扎的人。


“安静点,小少爷。现在你只不过是牢笼中供我们戏耍的动物。”

“要将事情告诉他吗?”


靠坐在墙边的女孩问道。


“随你。”


“……”


毫无疑问,这是个绑架团伙。眼看着似乎绑架了尤里这群人收获丰盛,但这却是他们极其懊恼的一点。


他们接到了一位贵族的委托,在普利提赛千金结婚当日,潜入其卧室绑架尤利娅,并放火烧掉整个现场,造成千金假死的现象,再将千金安全小心带回。但任务执行中,他们在纵火以后有意地制造了些着火的现象,但尤利娅在发现着火后,并没有赶快逃走,而是在自己的卧室中静坐许久,之后冲进了熊熊火焰之中,渐渐化为灰烬。在出口待机许久的奥塔别克并没有如计划那样等到尤利娅的到来,但却意外地遇见了尤里,无奈之下便将他带了回来。


而他们的首领在奥塔别克归来时听说这一情况,不知所措。


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交人。


显然,那位贵族委托人是位尤利娅小姐的极度痴迷者。但现在,所有人都祈祷着他有着喜欢男孩的癖好。


尤里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毫不知疲倦,在一旁吵闹了半天。一个人提议要不要将其弄昏过去,他实在是忍受不了这种吵闹程度。


“忍一忍吧,三天后就是交易日期了。”


靠坐在墙边的女孩子轻声说道。


交易日期当然指的是,三天之后他们会将尤里送到委托人的手中。


“交易日期?”


“是的,我们接受了委托任务。所以,你现在是被囚禁的状态,你清楚吗?”


忍受尤里吵闹许久的男人没好气地说道。


“所以,安静一点,至少还能过的舒服一点。”


他撇了撇嘴后,又说道。


这句话激起了尤里的强烈反感与不满。


“你们把我当什么,**吗?”


“不是吗?”

尤里尝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


“放我出去,委托金我会给你十倍。”


“凡事有个先来后到,更何况,我们没有理由信任你。”


“……”


男人打了个哈欠,便无意与他争辩下去了。尤里也渐渐安静了下来,他静静地坐了下来,开始思考怎样脱身。他不知道三天之后这些人会将自己送到什么样人的手中,这三日他们一定不会让自己离开这里半步,所以最好的逃跑时机便是三日后他们去见委托人的行程期间。尤里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服从保存体力,并套出点现在的地点以方便逃跑。


冷静过后尤里思考了许多,渐渐也感到了一丝困意。


不得不说,外面已经被普利提赛的事情闹翻天了,人们都感叹着这个家族的连连不幸。千金结婚当日被火烧死,小少爷火后至今下落不明。维克托和勇利一边安慰着痛苦不已的老爷子,一边召集多人去寻找尤里的下落。


“上帝啊……”


看上去疲惫沧桑的老人捂住双眼,呜咽声中传递着满满悲痛。


“……”


他们也并不好说些什么,只是站在一旁相顾无言。


“伯爵先生,不要太伤心。”


勇利并不会安慰人,但他觉得此时有必要做些什么,还是说了很简单的一句话。他有些慌张,他的左手伸了出去又马上缩回来,他大概是想着像常见地那样去安慰一个人,他看着身体颤抖不已的老先生,眉头也愈垂愈低。


相当于痛失两个亲人的悲伤,虽然没有亲自发生在自己身上,但光是旁观看着他人就很难过。


维克托看着这一小小的细节笑了笑,便退身去询问搜查人员尤里的情况。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