仟佰°

呼唤着你,大概是来温暖这孤独一人的夜晚。

维克托夫人【十九世纪老流氓勾搭现代小青年的故事】(第二十一章)

失踪人口回归x2


献上第二十一章。前二十章已发在主页,感谢各位的喜欢,还请多多支持。



设定背景大概就是21世纪的勇利因为维克托死掉的勇利穿越到了临死之前看的最后一本小说的故事当中,代替了一位被妻子出轨背叛的医生,以他的身份继续生活,前几章勇利经历了邂逅维克托以及“妻子”出轨离家将女儿丢给自己种种事件。



这几章讲的是奥尤发展剧情。综上所叙,尤里被绑架。



这里仟佰,谢谢喜欢。


最后致经典。



第二十一章 温



“上帝有时会骗人。”




第二十一章 温


这天夜里,尤里睡得并不是那么轻松,可是他实在疲倦极了还是睡下去了,真正一夜无眠的是奥塔别克,因为他需要负责守岗,这漆黑的夜晚可真是又寒冷又充满危险。




第二日尤里眼中所谓的纵火坏蛋们送来了可口的早餐,看着尤里狼吞虎咽地吃着,那些人都感到十分诧异。




“怎么回事,昨天还和只狗一样嗷嗷叫。”




首领男人摸了摸下巴仔细地看了看尤里,又看了看其他人。





“……”




并没有人回答他的话,只是细细能听到尤里的咀嚼声。




“喂,你们说句话啊,叫我很尴尬啊。”



“……”



其他三人只靠墙熟睡,将眼睛眯了起来,或许顺便连耳朵也关闭了。




见自己的同伴没什么兴致搭理自己,那让人不相信是一个绑架团伙的老大的男人便开始调侃起尤里来打发这漫长无聊的三天时间。



“小姑娘,你们这类人可真是金贵,你看你吃的早餐,我们平常可只是在梦中才能吃到的,现在你被我们绑架,我们还要给你去买早餐,还要看着你吃下,上帝真是太残忍了。”



那男人摸了摸自己红色的发尾放到鼻尖上了吹了吹,有一丝玩意地看着尤里。



“蠢猪,***叫谁小姑娘,眼瞎到男女分不清吗?!”




尤里气急败坏地将蛋糕扔向男人,不过被他接住了,他顺便放在嘴边咬了几口,又看了看蛋糕,笑了笑。




“说实话我还真有点舍不得把你交出去呢,毕竟你是这多么年里我遇到最可爱的被绑架的人呢,我还有点喜欢你那气急败坏的样子。”




男人舔了舔手指笑道。




尤里这时恨不得将早餐盘一把朝他砸去。




“伊,你少说点话吧,三天之后若是他们不满意,你想过后果吗?”




靠在墙边年纪较小的女孩开口问道,她有着很甜很轻的嗓音,让人觉得很轻松和甜蜜。她缓缓地朝男人走过来,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用纸半包着热腾腾的黄油面包,说道:




“伊,给你的。”




男人看了看手中的面包,揉了揉她的脑袋,没有说话便走了。只剩女孩发愣似的站在原地,最后将面包藏到口袋里蜷缩到墙角睡了过去。



尤里有些楞住。




尤里瞬间安静了下来,他在此时仿佛懂了什么,但他又不知道他懂得了什么。




“煽情吗?”




奥塔别克靠在椅子上,仰着头闭着眼睛低声说道。




“……”



“怎么不说话”




“煽情又如何,我还不是要被交到委托人手里。”



“你说的没错。”




奥塔别克也离开了这个房间,最后只剩下尤里和小女孩还有一个看起来白净干瘦的少年。小女孩有一头微微卷曲的头发,发尾同男人一样有些发红,她穿着一身干净的连衣裙,围着一个很旧边缘已经褪色的黑色围巾,那围巾于她而言有些过于长和大,她的鞋子还很新,是那种很美丽的鲜红色。少年则是穿着一身黑色,他的头发也是乌黑乌黑的,这将他本就雪白的肤色映衬地更明显,像是得了贫血病一样。不过他的嘴唇是鲜红的,很好看。




三人就在这个房间一直呆到了晚上,整整一天,没有一个人说过一句话。




尤里此时甚至产生了一个愚蠢的念头,他还挺希望那个红头发看起来愚****回来,哪怕是和他斗斗嘴也好,毕竟他真是的被闷到不行了。




“喂喂,你们这里不管午饭和晚饭吗?”




尤里挠了挠头冲两人说道,他控制住了大喊大叫挑衅的模式,毕竟面前的两人都是未成年。




黑发少年翻了翻身,由原来冲着尤里的动作背过他去,没有搭理他。女孩则摆好了擦干净的杯子跳下椅子说道:




“奥塔别克一会儿会回来的,你不要着急。”




“喂,我记得你还有块面包。”



说完这句后,女孩整个人都像定格了一样。



“我真的饿的不行了。”




尤里又补充道,其他他并不饿,也并不想吃什么面包,他只是觉得自己提出的这个话题,能够让他知道些什么。



“玲,不要和他说多余的话。”



正当女孩要说些什么时,黑发少年启口说道,他的语气慵懒但带着一种严厉,像是命令一般。



“……”



只听得女孩轻轻嗯了一声,这个房间便又陷入了死寂。




差不多在接近傍晚的时候,房间的铁门被敲响,在女孩确定门外的人是奥塔别克之后,她才踩着小凳子费力地将高锁拆了下来。奥塔别克带回了一些吃的,他在分配时将牛肉饼分给了尤里,将果馅饼给了女孩和少年,给自己只留下了一块黑面包。



“奥塔别克,伊去哪了?”




女孩问道。



“大概是去见委托人了,没关系,今晚我守夜,你和尹先去睡觉。”



“这个你吃掉吧,明天会坏掉,我早上和你出门买给伊的,但他没有吃。”



女孩将面包放到桌子上,便随黑发少年到另一个小房间里去了,尤里隐隐约约看到那个房间很小但是很明亮,有一张床和一个桌子,床和桌子几乎挨着,桌子上有许多书。



这时房间里又陷入了如白天时的死寂,只剩下尤里和奥塔别克两个人,两个人能听到对方咀嚼的声音。




“天……”




尤里有点崩溃。

评论(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