仟佰°

呼唤着你,大概是来温暖这孤独一人的夜晚。

回眸【露中,战争背景,回忆】

——“嘿,我的小布尔什维克。愿你永远沉眠在燃烧的战火当中永不复苏。”

 

醒来眼前浮现的又是当年那个年轻高大的身影,他沾上霜雪的英俊脸庞在大雪中显得格外苍白,但在残酷的时代中,这样鲜活的生命给人感觉那样温暖有力。

1943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库尔斯克会战中苏联西南方队红军对抗德国第六集团精英部队,之前在哈尔科夫战役中的失败让整个军队内弥漫着消极瘟疫,甚至一些见识过德军坦克炮火轰炸的一些红军战士,因含有太多的恐惧在战役结束几天后选择了亲手解决掉了自己的生命。在两场战役的过度期间,战士们将最后享受他们的安逸时光,因为他们不知道,下一次谁还能从激烈的轰炸中逃亡。

   

   “砰——”

   “哦,王耀同志,你看我打到了,真是难得。”

 

    青年摆摆手,随即摸了摸正温的枪口,嘴角迎合着吹来的寒风勾出弧度。他看着王耀那只从墨绿袖口中伸出的手握住杯子弹射中的雪兔的双耳,急忙向他跑去。

 

    从此,俯视大地,那一只只深厚零散的脚印在风雪中被吹呼。在大雪淹没这些脚印之前,人们的身影还不会被摸去。

 

    “伊万先生,我捡到的,自然就是我的。”

    “中国人都这么不讲理?”

 

     青年吐吐舌头,拿刀熟练地割下了雪兔身上的毛皮,他垂下眼帘静静地看着在这雪地上瞬间绽放的鲜艳花朵,无动于衷。或许是在那时,王耀就思考过,若有一天子弹穿过自己身体的那一瞬间,对于这些人来说是习以为常吧。

 

    “对不同的人而已。”

 

     王耀一口流利的俄语轻轻吐出,伴随着在低温空中里清晰可见的雾气。

 

     “真是冷漠的民族,跟这糟糕的鬼天气一样。”

 

      王耀没有作声,只是伸出白皙的小手静静地烤火。火焰烧灼着树枝,使王耀想起了残暴进攻的德军,他不禁想扑灭这火焰,但最后一丝理智拦住了他。

     

      北风撕扯着人白净的脸庞,唯一红润的嘴唇藏进灰白厚重的围巾中,发旧的枪支跨在腰上,两个人并肩站在营帐外单白的雪地上。当被风儿吹的树枝怀着悲伤燃尽在大火中时,当娇艳的花朵怀着无数遗憾迷失在大漠中时,春天不会来临,大雨不会降下。对于活在战火时代的青年们,春暖艳阳,以及白桦林里与心上人的美好回忆,都将成为他们度过每一个冰冷夜晚休眠时做的梦。

      

“伊万,你会想念你的家乡吗?”

 

      这是王耀被派来支援苏德战役一个月内第一次主动和伊万说话,让伊万惊讶不已。青年的眼睛眨了眨,转过头来看着坐在地上的战友,他无奈地笑了笑。

“当然。但越是想念就更加想念,还不如不去想念。”

伊万在王耀沉默这一段时间内,又继续说道。

“我的家乡在泰梅尔半岛的诺里尔斯克,属于俄国的边疆地区,那里的气温才达零下十度,虽然环境不比现在好到哪里去,但是和朋友喝上几瓶伏特加后,也就不会觉得冷了。”

说道这里,伊万之前满怀苦色的脸蛋稍微透露出一丝笑容。

”兄弟,别再产生消极情绪了,现状就是这样,上天注定了我们这些人没有权利选择命运。”

     “你是在安慰我吗?”

     “你不觉得你这么问会很尴尬吗?”

      王耀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高一个头多的大个子的表情不禁笑了一下,他也意识到了自己此时的消极情绪快要化成黑烟从头上冒出来。

       

“早点休息吧,过几天又是一场绞肉战。”

 

        那一天的太阳升起的时间格外地迟,空气中弥漫着黑灰色雾,见不到金色的阳光。一片凄凉的荒草地上躺着无数人的尸体,还有被炸毁的坦克残骸。苏联西南方队第三师团队超过三分之一的战士壮烈牺牲在德军的轰炸下,其中八分之一的战士不明失踪。王耀白净的脸蛋沾满了灰土,他勉强还能跟着队伍继续前进。他的视线很迷糊,他觉得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集中注意力的瞬间他顿时被惊吓填满心头,那是一位士兵被炸断的手臂,衣服被撕裂的布条染上了暗红色的血。他感受着这片凉风吹过的平野,心中多了一丝忧郁,一丝悲伤,一丝恐惧,一丝退缩。王耀望向远处那片灰蓝色的天际,看不见边缘,看不见希望。他还能隐隐约约听到很远处的炮弹轰炸声,仿佛许多人生命结束的最后一刻那绝望的脸一张张浮现在他眼前。

 

   每一个青年记忆中的匣子被孤独打开,天真烂漫,美好梦想,成长为蜕变的蝴蝶谱写人生的波澜壮阔。而现实所回应他们的,是一望无际的荒凉平原,是层厚坚硬的冰河岸道,鲜红的热血激情流动燃烧时,每一个人都准备好了英勇面对死亡。

 

       再一次见到伊万时,他的脸上多了许多包扎布条,卸下后王耀看到了大块的炸痕,黑色的结疤连接着粉红肌肉,上面还着凝固的血块,让人看着就能感觉到疼痛。王耀的脸上浮现出沉重的表情,伊万只是朝他笑了笑。接着伊万拿出了一个信封,他告诉王耀这是跟他同组的战士临死前嘱咐他交给自己亲人的,接着伊万把这封信交给了王耀

“如果我死了,你就帮忙把这封信替我转交吧。”

“那我也死了呢?”

“你的家乡还有那么多美丽的风景值得你去看,我相信你不会死的。。”

“……”

王耀沉默了。

“灿烂千阳,娇花绽放,小楼细雨,亭台楼旁,这不都是你跟我讲的嘛。不像诺里尔斯克,一片荒凉,都是岩石和冰雪。”

他还跟王耀说,自己是冒死从敌人的追击下逃跑的,他看着自己同伴被轰炸半残的尸体被德国士兵一个个踩过时,他只能拼命逃跑,不能停,那样的滋味让他很不好受。

     

营帐内被昏黄的灯光填满,木桌上摆着颜色单一的食物,所有人还都沉浸在血腥中,没有人动用几口饭菜。每个人的脸色都很苍白,洋溢着无尽的悲伤与痛苦。

      

王耀看着一旁已经入睡了的伊万,吹灭了唯一亮着火苗的蜡烛。   

 

8月的战役再次打响,炸弹爆炸后的烟雾像阵阵海啸扑来,每一位士兵向前踏进的每一个步伐,都饱含着巨大勇气。

8月,在遥远的中国,灿烂阳光。在北方的俄国,冷风呼啸。王耀在21号的那天是亲眼看见伊万死的,他就死在自己的面前,那回眸的瞬间,这个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青年就失去了生命。没有多么传神,没有多么感人,没有多么壮烈,只是如同这千千万万的人一样被那颗子弹射中身躯,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死了……?”

王耀的眼神充满了空洞,一瞬间两个人的所有回忆在脑海中闪过,王耀失去了任何意识。

“灿烂千阳,娇花绽放,小楼细雨,亭台楼旁……”

“灿烂千阳,娇花绽放,小楼细雨,亭台楼旁。”

他拥抱着还有余温的身躯默念了很多遍,他抬起伊万的手臂握紧他的手,他在这一刻永远地将他的所有刻在了心里。

 

灿烂千阳,娇花绽放,小楼细雨,亭台楼旁

愿你英俊的脸庞不随年华衰老。

 

烟火的纷飞持续了很长的时间,眨眼的瞬间,就是几百个的身躯随着泥土被轰炸飞起最后归落大地。他在那片浑浊的烟雾里穿行,牙齿咬死的嘴唇再也没有了知觉,他突然觉得好悲伤啊,他的心中填满了黑暗,他的眼泪不知不觉就流出了。

属于苏维埃的鲜艳红色犹如星星之火,仅有一点便可以燎原,那火焰将黑色的消极瘟疫烧毁,在人们心中种下希望的种子,因此许多战士甘愿为国献躯。库尔斯克战役最终以苏联红军胜利告终,人们欢呼相拥,但过后却涌上一种孤寂与悲伤,他们都知道,那个本该也同他们拥抱的人,再也不会出现在世界上了。

多年后王耀翻开书籍指尖划过那一行小字。

“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以美国、苏联、英国、中华民国等反法西斯国家和世界人民战胜法西斯侵略者赢得世界和平与进步而告终。从此人们进入到一个新的,成熟的历史阶段。”

他闭上双眼轻轻唱到那首流传在苏联红军之间的歌曲《喀秋莎》,后世的许多作家们经常写到喀秋莎在那片白桦林里等待着远征战场的人归来,从笔下的文字描写地再生动感人,也不比当年的时光再现,青春热血。

嘿,我的小布尔什维克。愿你永远沉眠在燃烧的战火当中永不复苏。

从此,当年的种种和当年的你都将成为历史。

 

灿烂千阳,娇花绽放,小楼细雨,亭台楼旁

——愿你英俊的脸庞不随年华衰老。

——愿我们在战火中萌生的友谊万古长青。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