仟佰°

呼唤着你,大概是来温暖这孤独一人的夜晚。

泰坦尼克号(第一章)【APH全员向 cp剧情集系列】

洗澡时肥皂掉了三次的产物,故事是将原剧的各个经典镜头分配给不同cp依次展开剧情,所以在这个故事里面会有多对cp。文笔可能不是太成熟细致,还请多多指教。嗯……写这个故事单纯就是很喜欢泰坦尼克号还有不经意之间看了一个大大的漫画(只看了典芬的设定)也是这个设定所以有感而发写了这篇文,所以梗差不多是借梗,但内容绝对不含抄袭。最后致经典,谢谢。


PS:前期因为是铺垫可能有些枯燥但是请一定要继续看下去!

谢谢大家!


第一章   起航


“那么,让我们举杯庆祝泰坦尼克号的成功航行。这一切都要感谢设计师诺威先生以及投资商瓦克先生。”


盛满白兰地的酒杯轻轻碰撞之后诺威感觉他自己像是完成了一个盛大的仪式,喝下酒之后他终于解放了。男人简单谦虚地陈述了两句便早早退场,倒是引得在场的伯爵太太们失望了,每一个母亲都希望有一个这么英俊优秀的女婿。

“诺威先生,不知道您是否有空呢,我的女儿莱娜对泰坦尼克号很感兴趣,或许可以说她希望您可以跟她聊聊您的想法,或是如何设计出这样完美的船艇的。”

“抱歉,太太。我与乌克森夫妇有约,很遗憾我的时间不能留给您家美丽的小姐了,或许我觉得这本书对她似乎很有帮助,如果她想学习的话,那么这本书上的讲解比我本人更好。”

诺威放下酒杯,面无表情地拿出一本书放在了桌子上,之后在伯爵夫人的凝视下走开了,他向人群献上了一个微笑。 

哦,谁知道明天的新闻头条会不会出现“知名设计师诺威先生不近女色。”这样的滑稽头条。

宴会的那一边,诺威果然看到一对甜蜜的夫妇手牵着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小孩子大约六七岁的样子,身上穿着整洁漂亮的衣服,白皙水嫩的皮肤和他们的“妈妈”一样。虽说是领养的孩子,但是看起来简直就是乌克森夫妇亲生的一般。

看到远处站着的诺威,提诺朝他招了招手,并给了贝瓦尔德一个微笑。

贝瓦尔德与诺威的爸爸是世交,但贝瓦尔德结婚后,诺威同提诺的关系要比贝瓦尔德更好一点,虽说他到参加二人婚礼那天才知道自己的儿时好友找了个男性伴侣,当时他是有点吃惊的。

“没想到多年禁欲的贝瓦尔德好这口。”

他心里是这么想的。

“这位是诺威叔叔,爸爸儿时的好友。”

贝瓦尔德依旧面瘫地说着,但诺威看得出来他嘴角掩藏不住的那一丝笑意。

“诺威叔叔好。”

孩童用娇嫩的奶音说着,诺威伸出手摸了摸他们的头微笑着,诺威觉得贝瓦尔德幸福极了,他有一个这样美好的家庭。他看着提诺将擦干净的眼睛为贝瓦尔德戴上并顺手抚平他褶皱的衣领的那一刻,他明白了为什么贝瓦尔德的父母会同意自己儿子的婚姻。

船艇的窗户映透进夕阳金黄的光芒,诺威相信那是上帝对这个美满家庭的祝福。

诺威向乌克森夫妇道了个别,提诺示意他多留下来聊一聊,但诺威看着旁边贝瓦尔德一副要吃人的眼神他决定坚守自己的决定,并放弃了同乌克森夫妇喝个下午茶逗逗小孩子这样美好的念想,他可不想让自己变得太亮。

泰坦尼克号的启航典礼过后是晚餐宴,各个国籍的贵族、商人们都将在大厅进行晚餐。

金碧辉煌宴会大厅不只填饱的是有钱人们的肚子,同时填饱了他们的灵魂。

每一个千金的母亲在此寻找她们的金龟婿,每一位商人在此寻找他们的合作对象并达成各自的利益。至少诺威是这样认为的,所以他对这样的宴会不感兴趣,但他还是留下了,因为据说在他所设计的这艘船上有几位东洋客人,模样很是可人,商业界的人都说上帝创造他们出来的时候“要有点手段”那瓶材料似乎放多了,故有“东洋奸商”的称号。

“我卖你妈披东洋奸商,明明是某些人的智商不在线。”

王耀拿着小酒杯对着旁边议论的欧洲商人轻轻咳了咳,那群人看见王耀跟见了鬼一样,赶忙上来附和。

“祝贺王先生的生意最近不错。”

“是呢是呢哈哈哈。”

“谢谢,比起生意,我更对一些人出门总是不带脑子感兴趣。”

王耀嘴角微微上扬,测过头部轻眯双眼看着酒杯中摇晃的液体。

“王先生说话真是幽默风趣。”

 

“哦,我可不认为我说话幽默风趣。”

 

王耀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听着小提琴手拉动的悦耳的音乐他问道:

“莱德先生知道这首乐曲的名字吗?”
“它的名字是《week eight》,好了王耀先生,我想您该休息休息了。”

回答王耀的不是莱德先生,而是随王耀一同前来的王濠镜。王耀看得出来王濠镜内心是想告诉自己不要在这里煽风点火了吃饱了赶紧回去。于是王耀微微一笑,留了个烂摊子给王濠镜收拾然后自己一边玩去了。

 

王濠镜曾多次叮嘱过王耀不要太过针锋相对这些欧洲商人,但王耀实在认为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我要去甲板上透透风,我现在十分想念北平街边的煎饼果子,我想如果将它推荐给欧洲人一定能赚不少钱。”

“……???”

王耀留给王濠镜一个潇洒的背影,而王濠镜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哥哥再说什么。

庞大的船艇加速前行时在海面上留下一层层痕迹,鱼儿穿梭在海浪中间欢快地唱着只有它们才听得懂的歌曲,映入人们眼帘渐行渐远的太阳形状证实着这艘船的伟大之处,而这一切对于王耀来说没什么,他只是想吹吹海风,他很脑残地将海上飞起的鱼代入煎饼果子试图催眠自己。他回味着小时候一次又一次吃食煎饼时的各种口味,这使他一时沉浸在美好当中,使他丧失了对身边所有事物的集中和兴趣。

“抓小偷!”

“哦天呐!先生那是个男孩身高大约在这么高左右,他穿着一身黑衣服,手里拿着我的包,对没错那是Hermès的最新款,对没错是一个粉色的,哦先生拜托了请您一定要找到他! ”

少妇抓紧基尔伯特的胳膊不放,弄得他很是尴尬。

“夫人,我想您先放开我的胳膊,这样我才可以给您一个想要的结果。”

少妇在慌忙之中才反应过来,于是放开了基尔伯特。

基尔抚平了自己褶皱的袖口,示意水手们前去追。自己则从那一侧更接近甲板的楼梯跑了下去。他快速奔跑在甲板上,渐渐地他看到了那一抹逃跑的身影,基尔全力加速追了上去。

偷包贼是个年轻的少年,不过15岁左右,他边跑边回头看向那个正在死死狂追着自己的警察,那人正用惊人的速度追赶着自己,无论他在途中弄到了多少酒桶以及多少把椅子试图阻碍他的继续追赶。当少年意识到自己马上就会被追上时,在拐角处,他扔掉了手包,并跑进了地下楼梯。由于距离的间隔基尔没有看到少年跑进楼梯的身影,而是看到一脸懵正提着包的王耀。

“先生,我想您需要和我们走一趟。”

说着一双手铐就戴上了王耀纤细的手腕,应情应景,他是个男孩子,还穿了一身黑衣服,身高差不多是少妇手比的那么高。

“为什么?请你放开我。”

王耀内心吐槽着哪里来的智障,他看着面前人这严肃的表情真忍不住想把他骂上一顿。

“先生,这附近有位夫人丢了她的手提包,我需要您解释一下为什么它会在您的手上。”

基尔看了看王耀的穿着,开始思考他的判断是否正确。

“抱歉,我发现它的时候,它就在我的脚边。”

王耀忍住了没有口吐脏字。

“请问有谁可以帮您证明吗?如果没有的话,您需要跟我们走一趟接受我们的调查。”

“我……”

王耀一时无法回答上来什么,鬼知道这附近有没有人可以帮他证明,他觉得面前这个警察是不是个脑残,追了半天的小偷连样貌都看不清?而且王耀很不解为什么这个警察会认为自己是小偷。

“嘿,我想你要追的人现在已经跑远喽。”

灰银发的男人拍了拍基尔的肩,从王耀的角度可以看到他紫罗兰色的瞳孔里那片缩小的天空,只不过那片天空被紫色浸染后变得黑暗了。

他的嘴含着一片草叶,脖子上系着一条长长的略有褪色的围巾,身上穿着灰白色的粗布衬衣。他的身影很高很大,遮住了王耀的半个视线。

“这个人智商一定不高。”

这是王耀对伊万的第一印象。

“请继续说,先生。”

基尔解开王耀的手铐,看向伊万。

“我刚才看到一个栗色短发的男孩跑向了地下楼梯,他似乎知道他比不过警察惊人的体力,所以把手包扔到了这位女士(大概是?)的身边。好的警察先生,我想我的陈词结束了。”

看着基尔有所动摇,伊万又继续补充道。

“他在逃跑的时候将包里所有的财物都拿了出来,你可以翻一下包里所剩的东西的确不多。”

基尔看了一下女士的背包,朝王耀鞠了一躬。

“很抱歉,打扰您了,对此我献上我深深的歉意。”

基尔二话不说朝地下楼梯的方向跑去,王耀和伊万则单独留在甲板上。

王耀细细观察了一下面前这个人。

“这个人智商不高。”

这次王耀确定了他的观点。

“你妈女士哟小伙子年纪轻轻眼睛就瞎了。”

当然这是王耀在心里的活动。

“嗯?不感谢一下我吗?”

伊万像个孩子,用他甜甜的嗓音向王耀说着。

“在此之前,我想说的是,我不是女士。”

“我知道啊。”

伊万笑着看向这个比自己矮不只一个头的男人。

“你他妈知道?!!?”

“说脏话可不好,先生。”

王耀顿时觉得自己遇到了个神经病。

你知道我不是女的你还说我是女士你这不是有病么。

“好吧,先生,你很奇怪。”

“这样就对了,我喜欢知恩图报的人。”

王耀开始有点不知所措后来又觉得有点可笑,他看着伊万那张放大的脸,上面写满了调侃。

“我叫王耀,东洋人。”

“伊万。”

伊万迟疑了一会儿

“伊万·伊万诺夫,俄国人。”

王耀也同时迟疑了会儿,他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乌黑的眼睛直直地盯着面前那人。王耀对于俄国的姓氏了解不多,他并没有听说过这个姓氏,只是听说过和其类似的名字。伊万看着王耀许久没有说话,便厚脸皮地说

“怎么,我帮了你的忙,不应该对我表达一下你的感谢?”

“哦,谢谢你。”

王耀听完皱起了眉头,说完此话转身就走,头也不回。

“??????????这也太老套了吧,你这个人。”

 

那日淡蓝明空,迁翔白鸥,拂面海风,眼眸视中。

从此在王耀的人生中多了一位名叫伊万的人。

从此在伊万的人生中多了一位名叫王耀的人。

栗色头发的少年身着一身破烂的灰色衬衣将硬币和纸钞抱在怀里拼了命地向前跑,后面传来水手的叫喊声。

“他妈的,这群人怎么这么闲!”

少年来到一个十字拐角处,他看了一眼声源处,慌忙中选择了一个路口跑进去。在逃跑过程中因为他太着急了使他抱着的钱币不少掉落到地上,他很不耐心地将他们全部捡起来。但是很不幸,他的急性子使这些又是一个循环。

“操!”

硬币掉落的声音传到少数水手的耳中,他们便朝着少年的位置靠近。对于少年来说更加不幸的是他所选择的道路尽头是个死胡同,他听着背后慢慢靠近的脚步声慌张地蹲了下来,他已经做好了与水手打上一架的决心。

“趵趵趵……”

脚步声已经很接近了,似乎那人马上就要进入走廊。

“我又迷路了吗……”

“砰——”

等安东尼奥走进走廊,罗维诺吓得将木板狠狠地砸向安东尼奥的肚子。

安东尼奥痛的一下坐在了地上,他捂着自己的肚子,面部表情极其狰狞。

罗维诺看着这人的打扮,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打错了人,他赶忙扔掉木板朝反方向逃走,向前跑的期间他几次回头看着一直坐在地上的安东尼奥不禁心里骂道

“这人傻啊?!”

罗维诺试图在十字路口冲进另一个通道,不料部分水手已经进入,他看着水手们搜查的身影心想

“这下完了。”

罗维诺为了避免早早被捕下意识又跑回原来的地方,刚好他迎面撞上刚刚被打的安东尼奥。西班牙人看了看怀中抱着零散钱币的罗维诺,他从罗维诺紧张的表情和一直回头看的动作中看出了什么,接着听到水手们的脚步声,安东尼奥大约知道了整个事情的大概。安东尼奥对着罗维诺笑了笑。

罗维诺看到他的微笑后非常生气,他觉得他有必要在被捕之前先把面前这人狠狠地揍上一顿,虽然自己之前错打过他,不过他觉得自己如果后半生都在牢狱度过的话这一切都无所谓了。

他朝安东尼奥走过去,他的拳头马上就要砸到安东尼奥的脸上。

“砰——”

那是罗维诺被安东尼奥抓住后背撞上墙的声音,眼前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男人将外披裹在了自己的身上。安东尼奥用力一拽就撕烂了罗维诺那两条轻飘飘的裤子,接着白花花的细腿整个暴露在空气中,安东尼奥将一条腿挂在自己肩上,挡住了罗维诺的整个身子。

“啊——”

他用手掐了一下罗维诺的后背。

正好罗维诺疼的叫出声时水手们抵达到了现场。

“……”

“……”

慌忙的目光在现场传递着,过了一会儿竟然有人吹起口哨。

罗维诺从胳膊上可以轻易地感受到安东尼奥呼出的空气,它很轻很轻,这使罗维诺涨红了脸。安东尼奥看着这样的罗维诺笑了一下,这是一个满足这场戏的重要条件。

“亲爱的先生们,请问你们还要继续观看一个男人和他的情妇做爱吗?”

“……”

“我想这对你们的心理一定很不好。”

安东尼奥继续补充道。

“抱歉,先生,打扰到您。”

说这句话的是刚达到现场的基尔,他瞪了一眼几个嬉皮笑脸的水手,面不改色地问道

“请问您有没有看到一个栗色头发的少年,我们确定了他是朝着这个方向跑来的,而且在道路途中捡到了少量硬币。”

接着基尔笑了笑,继续补充道

“我再想请问先生您知道包庇犯人要受到什么样的处罚吗?”

接着他拿着手铐朝安东尼奥的位置慢慢走过去。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