仟佰°

呼唤着你,大概是来温暖这孤独一人的夜晚。

泰坦尼克号 (第二章)【APH全员向 cp剧情集系列】

故事是借梗泰坦尼克号,灵感来源于汤不热上的一位以泰坦尼克号为梗创作漫画的太太。第一章的剧情在主页,感谢消费大家的时间若感兴趣还请点进看看,文笔多有不成熟还请指教,最后谢谢支持和喜欢。

为大家献上第二章,最后致经典。


 第二章   开幕


基尔走到安东尼奥的旁边,俯下身将安东尼奥怀里的人拉开,结果他看到一位拥有着一头金发满脸通红的女孩子,她些许很紧张一直在瑟瑟发抖。她的头一直低着,在基尔松开她以后她迅速地扑向了安东尼奥的怀里。


“……”


基尔快速退后了几步,和女孩子一样微微涨红了脸。


“实在很抱歉,抱歉!”


基尔慌张地鞠了一躬,这倒惹得身后的水手个个都用手死死地捂住嘴不敢笑出声。


安东尼奥对着基尔笑了笑


“我只希望你们可以快点离开,打扰我的兴致可比栽赃嫁祸更让我生气。”


安东尼奥的语气刻意加重了一些,人们从他严肃的神情中就可以体会出他现在的心情。但基尔可不在乎安东尼奥生气的程度。


“抱歉先生,但还是有意提醒您这里不是您娱乐的地方。”


基尔示意水手们离开。


听着渐渐消失的脚步声,安东尼奥松开了发抖厉害的罗维诺。


“呼——那个副长还真是聪明,差点就露馅了。”


安东尼奥松了松身子,看向了罗维诺。


“……”


少年紧张地一句话都不敢说出来。


安东尼奥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看着罗维诺的眼睛。他发现那是一双很好看的眼睛,有点暗淡的棕黄色深深透露着明耀的金黄,这使他想起了儿时看到过的伊比利亚接近傍晚时的天空,这是西班牙勇士胜利归来时的天空,充满自由与热情。


“混蛋,你还要盯着我看多久?”


罗维诺张口开骂,接着他把外披扔到了安东尼奥的脸上,拍拍屁股准备走人。安东尼奥抓住了想要走掉的罗维诺的手腕。就在那一瞬间罗维诺的身子被一股巨大的力气拉住,使他重心不稳撞在了一旁的墙上。


罗维诺的怒火一下子就上来


“你还要干什么?!”


听着那稚嫩的嗓音吼道,只见眼前的人还戴着那头金色假发,微带光亮的发丝被冷汗浸湿贴在少年还红扑扑的脸蛋上,安东尼奥想要调戏他的心情马上就来了。


“咔——”


一副手铐拷在了罗维诺的手上。


“那么接着请偷东西还打人的坏小孩去警察哪儿走一趟吧,我可从来没说过我要包庇犯人。”


安东尼奥依旧卖弄出他那招牌式的微笑,罗维诺先是看了看安东尼奥又看了看已经套在手腕上的手铐气得直跺脚。


“混蛋!!!!”

 

要说这边我们的王耀先生,漫漫长夜活在这艘轮船上当真是把他无聊极了,于是便开始一个人默默掷骰子玩。王耀看着这几个玉石般灵巧的小玩意在桌子上转来转去倒觉得还蛮有意思的,永远娃娃外表的中年人开始用手指在桌子上打拍子,这样一玩就是一下午。

 

王濠镜从商讨会赶回来卧室时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王濠镜于是便咳了几声,王耀瞥了他一眼没理那人继续玩骰子。


“大哥,莱克先生邀您共进晚餐,就在今晚。”


王濠镜说完时王耀没有回答他,过了一会儿,王耀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叹了一口气。


“知道啦。”


王耀懒散地朝沙发走过去到达沙发旁边整个人就瘫在了上面。


“人老了啊…”

 

他望着天花板感叹的时光流逝,人间艰苦,只想着早早做完生意回国继续疼爱疼爱他的宠物滚滚以及跟弟弟妹妹们唠唠嗑,吃吃天津那边的煎饼果子。

王濠镜笑了笑,只为王耀留下一杯茶就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静静看书去了。

王耀睡着了…

 

过了一会儿叫醒他的,不,应该说是吵醒他的是外面传来的一阵巨响,听起来很像是什么东西撞到了木门上。王耀住的是一等舱,一等舱里的贵族佬总是摆着一副高贵的架子高高的扬起他们那难看的下巴做作地走在大道上,他们那可笑的走路姿势及看人的神情时刻表现出他们觉得自己尊贵至上的思想。这里本不应该传来这样的声音,于是老人家好奇地穿好衣服出门想着凑个热闹。

 

刚一开门就看见一堆警察急急忙忙地跑过去,其中还有王耀熟悉的身影,就是那个误会自己偷包的银发副长,看到他王耀也不禁想起了那个臭脸的俄国人,王耀总会抱怨为什么他会长那么高。


好奇心也十足的人也跟了过去,接下来就迎来了一个跟头。


“……”


王耀没好气地摸摸头想要站起来,下一秒身子就被人整个抱住,嘴也被紧紧地捂了起来。


“???!!!! ”

 

王耀意识到这人企图绑架自己,正准备使出大力将这人狠狠地揍上一顿时王耀突然灵光一闪自己如果被绑架就正好有机会不去赴宴了。他略带玩意地想感受感受人生中遇到的第一次绑架是不是和小说里写的那样刺激的,于是乖乖地假装昏过去。那绑匪看了看不再挣扎的王耀硬是一脸懵逼,他还没进行过这么轻松的绑架。


王耀时不时微微睁眼看看四周脏乱差的环境。


那绑匪将王耀拖进一个小黑屋正准备将王耀锁在钢柱上时,王耀一个巴掌重重地拍在了那人的脑门上,趁着对方晕时朝裆部又是一脚,最后拿起木棍在背后狠狠地给上了一棒。毫不犹豫地拿起手铐将人锁在了钢柱上,并在嘴上围了好几层布才罢休。那人眼巴巴地看着王耀将自己破旧的外套扒下极其可怜地朝王耀流下了泪水,王耀看了他好一会儿,上动作准备拔了那人的裤子,被扒的人一再反抗,王耀一怒之下将他的裤子徒手整个撕烂拍拍手套上外套就走了。

 

牛仔式的小外套穿在王耀身上还挺有型,让王耀很是得意。他走出小屋到了满是木箱和破旧废品的房间,继续朝前走就是一个很长的通道,前面是一扇小木门,里面传来嘈杂的声音。


继续走近王耀听清有叫喊的声音,美妙的乐声,酒杯的碰撞声,敲桌子的声音,椅子被推拉的声音。

 

这是低产阶级专有的宴会模式。

 

而王耀对这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这里有没有赌场。


王耀看着那主持人的神情就知道他在底下刷的什么小花招。接着王耀将大把钞票压在了一个点上,全场一片嘘声,如果赢了的话王耀将可以拿走几乎翻五倍的钱。紧接着有更多的人参与了进去。王耀挑了一个较偏的地方坐下并将腿整个藏在了桌子底下,默默地看着。

 

“那么在场的伙计们,接下来是我们揭开答案的时刻。”

 

主持人得意的笑容不禁惹得王耀一阵寒恶。

 

结果亮相时正是王耀押的那一点,于是那人喜气洋洋地拿着皮袋将桌子上的成片的钱币掳了进去。

 

主持人满脸写满尴尬,看着一旁老版没好气的眼神便凑上王耀跟前

 

“这位先生真是好运气,可还要再来几盘,骰子纸牌我们这儿都行。”

 

“纸牌。”

 

王耀对着他笑了笑,摇了摇钱袋硬币碰撞的声音清晰响亮。支持人捏了捏拳头将王耀请到了另一桌上,他以为他可以靠小伎俩赢回刚刚的钱,没想到王耀随身自带老千,好几轮下来赢来了更多的钱。

 

“今天就到这里了,再见先生,祝你有一个美梦。”

 

王耀拍拍衣裤告了个辞。主持人好意地卖了个微笑,看着王耀走出小门后示意几个人赶紧追上去。至于意图是什么每个人都很清楚。三等舱进宿舍的走廊很长又没有多少灯,几个壮汉随便一用力就将一个独行的人简简单单拖进了屋子。

 

于是王耀再一次被捂嘴被人整个拽进宿舍里。他不耐烦地想伸出拳头时那人松开了手示意他不要出声。王耀注意一看,是伊万,之前那个臭脸的俄国人。

 

“怎么不见了?”

 

门外传来嘈杂的疑问声,急促的走动声过后渐渐没了动静,伊万松了一口气,看着坐在自己面前一脸严肃的王耀无奈地说道:

 

“哥们,你的脸皮是有多厚才能让你赢那么多的。”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