仟佰°

呼唤着你,大概是来温暖这孤独一人的夜晚。

维克托夫人【19世纪俄国老流氓拐卖现代小青年的故事】(第一章)

取梗于法国福楼拜《包法利夫人》,看完此作品有感而发的脑洞。

设定偏奇特,还请接受(虽然开头小勇利就挂了但会给复活币的!)。所以就是一个19世纪老流氓和一个现代青年的爱情故事,文笔可能不是很成熟,常识方面还请多多指点,希望大家喜欢。

最后致经典


第一章  序


我叫胜生勇利


我的妈妈是一位疯狂的基督教教徒


我的书桌上总是堆满书籍


我的手机屏幕上遍布灰尘


我的镜片很厚


它使别人看不清我的眼睛


我从小到大走路总是低头


它成了我生活中的一个习惯,使我的整个灵魂也向生活低下了头…


第一章 序

   

  胜生勇利很讨厌灰尘,他拿下黑色的眼睛在光可以照射的地方下细细地看着它,镜片很厚甚至边缘有点发黄。胜生勇利可以清楚地看见那一个个小小的颗粒粘落在本是透明的镜片上,就像白纸上的油渍,让人很不舒服。他用洗的已经褪色的运动服袖口去擦拭,企图擦掉它们,但是并没有完全擦干净。胜生勇利也不想去管他们了,他用近视的眼睛看了看周围,路过的行人呈现成模糊不清的身影来来往往,他看向街边那颗被栅栏围住的树,他只能识别出落地树叶的颜色而看不出形状。胜生勇利戴上眼镜叹了一口气,压下他那本来就很低的头就离开了。他长长的刘海被风吹起露出额头在空气中一时定格,他路过街道的停车窗口时看了一眼自己,后来他捋了捋头发,将衣帽戴上,把头压的更低。

  

 胜生勇利打了个哈欠,不知不觉他已经在图书馆呆到了12点,他听着坐在前台的图书管理员趴在桌上的鼾声不自觉地笑了一下,胜生勇利在没有遇见那个人时,他不知道自己的笑容很好看。

   

  午夜的图书馆很安静,微弱灯光下吊篮映出的影子为黑夜添加了几丝阴凉,它的叶子几乎全部被黑色浸染。胜生勇利一眼望去那一个个空着的座位,原本在白天它们应该都是坐满人的,现在倒显得有几丝孤寂了。

 

  胜生勇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会胃出血,也许是从他长久地三餐不规律时,也许是从他开始节省时间很少吃熟食时,他的胃会经常疼痛,他觉得将来自己的胃一定会烂在身体里,他倒还很乐观,觉得这没什么。胜生勇利习惯性用冰凉的指尖划过书面上几行小字


生活凄凉得有如天窗朝北的顶楼,而烦闷却是一只默默无闻的蜘蛛,正在她内心各个黑暗的角落里结网。

 

“她爱大海,深爱海上的汹涌波涛;她爱草地,因为青草点缀了断壁残垣。”

 

 胜生勇利蛮有兴致地继续读下去,这是一本法国作家创写的小说,书名为《包法利夫人》,作品讲述的是一个受过贵族化教育的农家女艾玛的故事。她瞧不起当乡镇医生的丈夫包法利,梦想着传奇式的爱情。可是她的两度偷情非但没有给她带来幸福,却使她自己成为高利贷者盘剥的对象。最后她积债如山,走投无路,只好服毒自尽。胜生勇利觉得这样的背景设定很常见,但他钟爱这部作品书中的细节点缀。


  开始让胜生勇利很意外的是他才读了不多时女主人公就同男主结婚了,胜生勇利没有看剧情介绍,他开始设想着作者会继续写什么样的情节,是幸福美满的婚姻生活,还是夫妻发生矛盾后离婚,再者是包法利夫人帮助丈夫做出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一声巨响将胜生勇利从剧情中拉回现实,他才意识到外面开始下起了雨,胜生勇利好心地将已经沾上雨点的玻璃窗关上想着继续读接下来的剧情,他刚要坐下时听到重重的脚步声传来,接着是借阅室的大门被重重推开。


   走进的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她金色的双眼在昏暗的灯光下格外透亮,毫不逊色她贴近脸庞柔顺的金发,从双眼中涌出的泪水和发尖上滴落的雨水混合在她白嫩的肌肤上格外惹人怜,胜生勇利不禁悄悄看了几眼,细看那纤细的身材由轻薄的面料衬出,上面映绣的花纹沾上雨水仿佛真正雨后盛开的鲜花一样。几声高跟鞋踏着地板“哒哒哒”清脆的声音让胜生勇利缓了过来,女孩双手握拳打在男友的胸脯上,看起来并没有多大的力气。她的男友无奈地拿着已经浸湿的外套放在桌子上,任由女孩在自己面前发脾气。


“真的不能继续吗?”


  胜生勇利听得模模糊糊,这种情况他也不好意思多看几眼,他只撇见女孩子哭的愈发厉害咬着粉嫩的嘴唇含糊地吐出几个字。一头银发的男人低头小声说了什么,女孩子哭的声音就更大了。


“我不接受。”


  掩盖不住的哭腔让那人的话语声不得不加大,她紧紧地拥抱住男人将整个脸埋在他的怀里,男人想要挣脱无奈怎样也不行。


“你不是我喜欢的性格,也许……”


  胜生勇利听着男人充满磁性低沉的声音小声说着,遇到这一精彩场景他只顾装模作样翻着书页头偏侧偷看,好笑的是这么大的动静那管理员还没醒,胜生勇利安静地坐在一边看戏看了不少时间。那一刹那他与女孩双眼对视使他迅速低下头,在那双金色碧眼里他仿佛感受到了女孩对他的愤怒和怨念,一时恐慌的胜生勇利走到书廊尽头假装找书试图避开这一尴尬场景,下一秒他没想到的时男人高大英俊的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他温暖的手拉住胜生勇利就朝大门那边走过去,接着来到女孩面前勾过勇利的下巴在嘴唇上留下一吻,很轻很轻…


 “……”


 “先生?”


 接着男人用俄语对女孩说了些什么,近距离看胜生勇利进一步看清了两人挺拔的鼻梁和精致的五官才知道是外国人。


 等胜生勇利从那一吻缓过来时自己已经被拉到图书馆外,他脑海中还缓存着离开时女孩沮丧的面容此时眼前就是男孩开心又有点尴尬的笑脸。


“兄弟真是不好意思。”


 他日语说的很流利。


  胜生勇利看着他精致好看的五官不敢直视他,只是盯着路旁的花草小心地问道


 “先生想说什么呢。”


胜生勇利不想轻易打探别人的隐私,但他强硬的语气中满满透露着要维克托给他一个解释的意思。


  维克托先是惊讶了一番,解释道


“首先很抱歉我如此荒唐的行为,刚刚只是为了让我那美国女友服气的行为,现在我的解放离不开你的帮助,因此你是我的恩人。”

 

  维克托摆摆手,断断续续地说出了一大段话。


  胜生勇利全程表现的很平静,他还在想着没有放回去的书籍读到了哪一页,哪一剧情,听完维克托的解释后他有点生气。


“那么还请先生以后注意,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不介意这种很疯狂的事,太晚了,就到这里吧,我接受先生的道歉。”


胜生勇利转头就走也没多看一眼,而维克托则是很疑惑地目送着那人折原路返回进了图书馆。回到阅览室时只剩熟睡的管理员一人,胜生勇利因此安心地叹了口气,只是刚刚阅读的书却是怎么找也找不到了,因此胜生勇利又拿了一本没有做过标记的同类书继续看了下去,伴随着熟睡人的呼吸声以及窗外渐渐减小的滴水声。


  胜生勇利又度过了一个安静的夜晚,和往常一样安静,仿佛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过。


  虽然如此,但胜生勇利的生活自从这件事情的发生就开始变得完全不一样了,他迎来了自己生命被悄悄结束的那一天,很平静,没有任何人知道。


  胜生勇利时常感觉有人在背后跟踪自己,而且不是一个两个。自从那开始每次他遗落在某处的东西再回来找时总是怎么找也找不到。时光就这样一天天消逝,总有一刻滚动条会翻到最低,进度会抵达爆满。


  胜生勇利如平常一样假期内傍晚走在图书馆的路上,只不过那天比平常都要晚一些,将近10点左右。凭借微弱路旁灯光看书的胜生勇利只觉得眼前一黑,再能看见时自己就已经身在一个很黑的屋子内,接着一把刀捅进了胜生勇利的胸口,勇利只见得鲜红的血液瞬间流在黑色运动服上,从那一刻起他的名字就开始被这个世界遗忘了。胜生勇利临死前只模糊地看见金发女孩好看的脸庞出现,满是愤怒的嘴脸仿佛对自己说着些什么,之后痛感就充满了整个身体,渐渐的全部的意识就都消失了。


  警察发现时,只在白纸轻轻写上一行


 “日本20岁男子胜生勇利死于美国黑手党,时间2016年5月8日。”


  胜生勇利觉得这没什么,死亡刚好是他期待已久的。


评论(11)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