仟佰°

呼唤着你,大概是来温暖这孤独一人的夜晚。

维克托夫人【19世纪俄国老流氓勾搭现代小青年的故事】(第三章)

取梗于法国福楼拜《包法利夫人》,看完此作品有感而发的脑洞。


献上第三章。第一章第二章已发在主页,感谢各位的喜欢,还请多多支持。还请喜欢的亲们可以去主页看看第一章第二章,否则剧情可能有的看不懂。文笔稍有不成熟还请见谅,再者常识以及错误还请指出,后期奥尤cp会出场。


给看第三章的亲们简单介绍一下剧情,大概就是21世纪因为维克托死掉的勇利穿越到了临死之前看的最后一本小说的故事当中,代替了一位被妻子出轨背叛的医生,以他的身份继续生活。后来的剧情,就请亲们自己看啦。


最后致经典。


第三章  生


我叫胜生勇利


记得我走在日本车辆喧哗的街道旁


来来往往的人总是很多


人们的眼睛彼此瞟过彼此


一瞬间注意过后的转头离去留下了冷漠


现在我来到了另一个时代


这里没有汽车驶过的喧哗声


只能听到空旷路边径直落下的冷雨声和人们的冷笑。

 

第三章  生

 

维克托对上胜生勇利那双隐藏在长刘海下黑色的眸子,对上那双充满坚毅和肯定的双眼。维克托对于胜生勇利这样直接把他从舞厅中拉走的行为很惊讶,他觉得面前这个自己不认识的先生一定是误会了什么,因此维克托准备心平气和地向他询问来龙去脉,他首先把勇利紧紧抓住自己袖子的手轻轻放下,接着对面前的人说道

 

“这位先生,我与你从未见过面,请解释一下你现在的行为。”

 

勇利听到这句话时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他将刚刚抓住维克托袖子的手缩回了后背,他心里立刻质疑他是不是认错人了,他的大脑完全空了,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还有…穿越……是什么?”

 

维克托看着面前的人没有回答,于是继续补充道。

 

胜生勇利发誓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这么尴尬,从小总是独身一人不与他人来往的他此时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紧张看向别处的目光又再次回到维克托身上,盯着维克托那双深蓝色的眼睛,他选择继续坚持自己的判断。胜生勇利支支吾吾地问道

 

“你不认识我吗?”

 

勇利咬了咬牙,这是他第一次质疑别人。

 

维克托听到这句话时有点觉得可笑,他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矮一头的男人紧张的眼神以及察觉到了他脸上微微涨起的红色,维克托不禁觉得面前这个人有点可爱了。

 

“我想大概是在梦中吧,先生。”

 

维克托舒缓的语气像风和日丽时平静的湖面一样,他慷慨地笑了笑,在勇利面前摆了摆手。

 

勇利的目光在看不到维克托的视线范围内游走,他将头整个低下,试图控制自己紧张的情绪,过度紧张导致他说出一段严重语法错误的法语。

 

“实在是很抱歉,我想我认错人了。”

 

大和民族的礼貌依旧深深刻在这人的骨子里,勇利一口气对维克托鞠了好几个躬,连忙道歉。未等维克托说些什么他就慌慌忙忙地跑开了,他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态度,虽然很温柔很平和,但对于勇利来说,还不如狠狠地骂上他嘲笑他一顿来得好,勇利最害怕的就是让这样性格好的人觉得自己是个精神不正常的人。

 

维克托望着勇利跑走的背影觉得很莫名其妙,虽未看清那人的容颜,维克托记住了那双眼睛,黑色深邃,神色蒙满灰尘的眼睛。

 

勇利捂着自己微微发烫的脸蹲在床边,他将风衣的领子使劲往上拉自责道

 

“真是太丢人太没有礼貌了。”

 

晚宴归来的艾玛看着自己丈夫一头扎进书堆的样子感到很奇怪,艾玛觉得自己的丈夫这阵子变化很大,一些生活习惯变了许多,而且说话变得很不流利,记性也变得很差,但是那副邋遢的样子以及懦弱的性格还是没有改变。

 

待到侯爵的宴会结束那天,客人们用完可口的早餐后就各自离开了,包法利夫妇也是。勇利那天穿着一件白色衬衫,外面披着黑大衣,衣领可以遮住了他的半张脸,九分的西服黑裤稍微有些短,所以每当勇利弯腰时就会露出他白细的脚踝。艾玛穿着黄色露肩的苏格兰花纹群,她金色的头发全部被黄色发带系在脑后,低下头清晰可见的长睫毛将她那双充满温柔的眼睛衬托地格外动人。艾玛被勇利扶上马车时的样子引起了过路许多伯爵的注意,他们纷纷都在疑惑这样美丽的人怎会嫁给一个即邋遢又没钱的小子,同时将自己身旁表面花枝招展,在床上一捏就能捏出几层肉的太太对比后感叹万分,衣身衬托出的女性优美的身材线条深深地印在了他们的脑海中,一旁搬东西的勇利着实使他们嫉妒。

 

维克托正好赶到时,他将视线也转移到了自己的朋友所看到的地方,看到艾玛时他先是笑了笑,明白了为何自己的朋友看的如此痴迷。接着他看到了勇利,勇利先是将艾玛扶上马车又跳下来开始搬东西。维克托有点惊讶他已经结婚了,而且还有这样一位美丽的太太。维克托也饶有兴趣地看了一会儿,他看着勇利那双扶住艾玛的手,他看着勇利被衣领半遮住被冷风吹得发红的脸蛋,他看着勇利弯下腰身时裤脚露出的纤细脚踝,维克托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勇利身上时,只见他的朋友在他的背后狠狠一拍,生气地说道:

 

“嘿兄弟,那可是我先看上的。”

 

维克托反应过来时笑了笑,提醒道

 

“人家已经有了丈夫喽。”

 

朋友先是轻蔑地笑了笑,挑衅性地拍了拍马,对维克托说

 

“那样一个瘦小品味差又没钱的男人,没有女人会依赖他,每晚在床上时都不会爽。”

 

维克托平和地答道:

“有可能他的人格会使那位女士深深地爱着她。”

 

朋友听了这句话后扬起的嘴角严肃地放下后又大笑道:

 

“兄弟,你真是太搞笑了,没有一个女人不会献身于金钱和肉欲带来的激情的,维克托,不如我们打个赌?”

 

“我可没有兴趣,建议你不要做这种违背道德的行为,简直太荒谬了。”

 

维克托头也没有回就离开了,那人看着维克托离去的背影心中骂了几句。

 

宴会归来后艾玛发现自己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了,当然孩子不是勇利的。勇利得知这个消息后内心没有太大波动,但他想他既然是作为夏尔 · 包法利的身份生活有必要对怀孕的艾玛照顾一下,但来到家里的病人很多,勇利也没有时间去照顾怀孕的艾玛了。怀孕这段期间艾玛的脾气变得很坏,动不动就对勇利生气,而且经常会呆呆地望着窗外,托着大大的肚子坐在卧室床边一句话也不说。勇利凭他对书中内容的了解知道艾玛自结婚后就很讨厌夏尔,并且渴望巴黎城里人的生活,他知道艾玛渴望一段浪漫刺激的爱情,也知道艾玛向往着走出乡下的生活。对于艾玛的行为勇利没有过多地在意,只是会稍稍提醒艾玛注意自己的身子。艾玛分娩后知道是一个女儿时她有点失望,而勇利则满心欢喜地抱着这个刚出生的婴儿,这是他第一次觉得小孩子很可爱。

 

勇利用长长的食指尖对上孩子软软的像牛奶似的的小手指,孩子便笑了,勇利也很开心。孩子嘴里吐出咿咿呀呀含糊不清的声音,勇利则是会轻轻地拍着他眼神中充满温柔。


艾玛对孩子不是很上心,她更加着重于自己的外貌,她花了许多钱买了很多漂亮的裙子,鞋子,帽子,又开始订杂志,买书籍,分娩后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她朝思暮想,想着再去参加那样一次梦般的宴会,再次与那位英俊高大的男人共舞在金碧辉煌的大厅中,她仿佛嗅到那日空气中香甜的酒香,以及看到玲珑小巧的糕点和精致的装饰物,只可惜现实摆在她眼前的是秋叶飘过的田野,安静的木房子,普通无味的食物,以及整日外出的丈夫和哭闹不止的孩子。

 

过了几日一个人的到访改变了艾玛枯燥的生活,同时也改变了胜生勇利的人生。





评论(12)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