仟佰°

呼唤着你,大概是来温暖这孤独一人的夜晚。

此文无题【很短的一篇诡异的文章】

前言:情人节贺文,一篇讲述回忆的文章,风格偏童话风,大概隐喻的是青年人再次与儿时竹马重逢的事。【勇利视角】

 

——雾中,河在继续。

视线模糊,看不清的迷雾侵犯了所有的意识。被小雨打湿的衣服颜色更加深了一层紧紧地贴在皮肤上,感觉自己的身子比平常都要沉重。听着溪水精灵般跳动的流动声,向远处森林的方向流去。


——深邃的森林,我追赶着你,到这里来了。

梦境中经常会出现一个人,有一头银白发,和一双深蓝色的眼睛。同他在乡镇积雨处的水泥路上奔跑,看向一碧如洗的天空,看向裹上白纱的远山,孩童的期盼像火苗一样燃烧了起来,想同他走出乡镇,想和他有一场冒险的恋爱。嬉戏在大大的气垫船上,蹦蹦跳跳仿佛可以感受到软软的触感,面对面,手拉手。看看橙黄色呼呼转动的风车,小小的手指在他面前一圈一圈地数,学着风车转动时的呼呼声。


——从未离开过哪里,只将画满全世界的地图和你藏进心里。

天使的手上遗落下的白羽,飘飘然在蔚蓝的天空中,风的气流很舒缓,把大海的气味吹了过来,主赐光芒告知最后的悲剧,便只能将他和梦想藏在心中,宗教的圣歌伴随入睡,睁开眼醒来后,他消失了。


——众神引导,不知不觉全部消散了。

可怜的教徒赤足踏进神的领域,双膝跪在殿堂冰冷的石板上,从此心也随石板一样冷掉了。


——似曾相识,说明不了。

梦结束了,继续追赶他的身影。慌忙地跑着,没有了树枝划伤皮肤的痛感,没有了看见鲜红色的慌忙,只想追赶上他,追赶上似曾相识的人。


——迷雾深处,河流停止的地方。

金色的光芒比上帝更加耀眼,看见只有春天才出现的鸟儿站在树枝上,听见野兽传出嘶吼的声音,注意到岸旁盛开的许多无名的花儿,目光全部看向已经停住脚步的人,疑惑着这次为什么没有从前那般犹豫。


——如初,依旧。

深深的拥抱无力挣脱,嗅着熟悉的味道,系上初旧的记忆,梦变成了现实,涌上不可思议的感觉。如初,依旧。容颜依旧,感情如初。


——寻出。

拉着那只手,浮现孩童般的笑容,此时只想同他在深深的森林中,冲开层雾抵达异界的出口。


——众神引导。

如同来时衣服被冷雨打湿,不同的是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不同的是阴霾笼罩后不久天边出现的美丽彩虹。被爱着,同他被爱着。


——过程。

挥舞着紧紧拉在手中的手,向云朵诉说着彼此的一切,高兴地踩着泥水,回到了小时候,又变成了孩童,还是那片蓝天,还是那座青山,还是那支秋千。手指在他面前转着圈圈,快得像橙黄色的风车,嘴里学着风车转动的呼呼声。


——出口

携你之手,与你游走。

爱你如初,爱你依旧。

 

后言:情人节前一个晚上脑洞突然出来写下的内容,可能会有些看不懂吧。成长的道路上总会遗失些什么,可能是很重要的东西,也可能不足为惜。有幸你成人以礼时又重新找回了那样东西,还请用你的全部去珍惜。孩童时期所有的喜爱和欣悦都是最真实的,从未沾上过尘污。我曾想过若勇利和维克托的故事最后以引退分离作为结局,再无任何联系,从此不踏进滑冰界一步,可能当年的长久的陪伴和温馨的生活都会被时间一点点打磨掉,再当年老时拾起那段青年时装满美好回忆的瓶子,大概就是勇利在迷雾中追赶维克托这种感觉吧。感受不到树枝划伤皮肤的痛感,不再为鲜血的流出而慌张,只是一味地去追赶奔跑在前方远处的人,很重视,很想得到。此篇文章寄托我对维勇的爱也顺便怀念一下自己再也回不去旧时的童年。但愿我喜欢的维勇可以有一个圆满的结局,也愿未来的自己能够一直深爱着过去的自己。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