仟佰°

呼唤着你,大概是来温暖这孤独一人的夜晚。

维克托夫人【19世纪俄国老流氓戏弄现代小青年的故事】(第五章)

取梗于法国福楼拜《包法利夫人》,看完此作品有感而发的脑洞。


献上第五章。前四章已发在主页,感谢各位的喜欢,还请多多支持。还请喜欢的亲们可以去主页看看前边的剧情,否则剧情可能有的看不懂。文笔稍有不成熟还请见谅,再者常识以及错误还请指出,后期奥尤cp会出场。


给看第五章的小伙伴简单介绍一下剧情,大概就是21世纪因为维克托死掉的勇利穿越到了临死之前看的最后一本小说的故事当中,代替了一位被妻子出轨背叛的医生,以他的身份继续生活,第四章讲述的是妻子偷偷跑去和情夫居住,而勇利去给妻子送钥匙的事。后来的剧情,如下。


这里仟佰,谢谢喜欢。


最后致经典。


第五章  戏


“这世上唯一能让你逃离的人是我。”


“所以,跪在我的面前尽情叫出来吧。”

 

第五章  戏

 

晚餐后外面的雨下得很突然,但不是很大。淅淅沥沥的雨滴声听得维克托老人家心里痒痒,他实在在这充满乌烟瘴气的房子里呆不下去了,本能驱使着他到外面走走,哪怕会淋到一点小雨。

 

“少爷,在这样的天气下,我觉得坐在椅子上看看书,顺便喝杯温热的咖啡要比去外淋雨要更舒服的多。”

 

佣人走上前来,拿在手里的大衣稍稍往身后收了收,眼睛看着他,劝着维克托不要去外面。

 

维克托正了正领带,走上前去拿过大衣穿上,系上扣子后回头看了眼一直站在原地欲言又止的佣人,笑着说道:

 

“看来,你似乎比我更懂得享受生活啊。”

 

听似温和的语调中透露出一丝丝责怪,责怪着这人的扫兴。佣人听完只得低下头,脸上不敢有任何表情。

 

“那…那少爷还需小心。”

 

维克托二话不说就走掉了,走廊里的步伐声极其沉重。

 

勇利下午才从乡下出发,班车小姐提醒睡得死死的勇利到站时,他睁开双眼便看到了已经快黑下来的天。勇利便起身整理了下衣服下车。一下车雨水便开始淋到他身上,虽不是很大的雨点但随着长长的路程勇利的衣服渐渐湿透。

 

“有点倒霉。”

 

勇利嘴上说着,伸出左手颇有闲情逸致地去接颗粒大小的雨点,顺便抬头看了看黑蒙蒙的天空。雨点落到了勇利的眼睛上,他便用衣袖去擦镜片,没想到越擦越脏,勇利只得凑合凑合戴上了,看东西都是花花的。初到法国城区的勇利小路痴绕着大街走了好几圈,最后在一位好心人的引导下到了罗多夫居住的地方。

 

勇利鞠躬道谢过后,看了一眼门卫哪儿是否有人,看见一个穿着雨衣的小伙子守在门口,勇利便走上前去问话。本快睡着的小伙子没好气地看了看叫醒自己的人,只见他浑身湿透,半个衣帽戴在脑袋上遮住了半张脸。

 

“你是谁?”

 

勇利听完便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和好几块银币拿到门卫小伙的面前说道

 

“我是包法利太太一位已绝交的故友,当年她在我这儿落下一件重要的东西,还请您转交她,您只需告诉她这是她遗落在城堡地上的东西,还不要提起我,我害怕我的朋友回忆往事又会伤心。”

 

没等门卫小伙缓过神,勇利又伸过那只握着好几块银币的手。

 

“这是麻烦您的一点心意。”

 

门卫接过那把钥匙细细看了看,问道:

 

“包法利太太?”

 

“是的。”

 

“我会帮你转达的,这钱嘛就不必了,多大点事。”

 

小伙推了推勇利拿着钱的手,摇了摇钥匙上的铃铛。勇利对这人的行为有点意外又有点高兴。小伙刚要把钥匙装进口袋时,一个人把那把钥匙拿了过去,举到勇利面前晃了晃,笑盈盈地说道:

 

“这位先生,我觉得这样感人的事先生应该亲自去,与昔日故友见上一面,这是一件多么值得期待的事。”

 

维克托满脸笑意,见勇利半天没回答走过去伸手企图拉下勇利遮住半张脸的帽子。

 

“啪——”

 

猜到了接下来那人要做的动作,勇利下意识地打掉那人伸过来的手。

 

“抱歉,还请先生注意礼貌。”

 

勇利还如一年前那般满口敬语。

 

“这是我与包法利太太之间的事,还请先生不要多管。”

 

勇利咬了咬嘴唇,不禁在心里骂道怎么遇到这个人每次都会让自己如此尴尬。

 

“哦?”

 

维克托晃了晃钥匙,传出一阵清脆的铃铛响声。

 

“我觉得这位先生说的不错,男人解决事就要当面解决,不能一味逃避。”

 

感性的门卫小伙绕了半天才想通现在的情况,也附和维克托的话说道。

 

胜生勇利则觉得这是他人生中第二次如此尴尬,而且又是因为维克托。看着面前两个人审问般的压制口气弄得自己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圆场了,果然他不适合撒谎。明明直接将钥匙托付给邻居这样简单事为什么自己要弄得如此麻烦,真是糟糕透了。一瞬间勇利大脑里涌上了一百种责骂自己的话,但他清醒当务之急就是赶紧逃离现场。

 

“两位先生说的有道理,我需要重新整顿下自己,鼓起勇气正面面对我的老朋友,逃避是不对的,感谢两位先生的建议。”

 

他慌慌忙忙地吐出一大段包含不少语法错误的话,冲向维克托那边想抢过钥匙赶紧跑。但反应极快的那人稍稍伸高了手臂自己的计划便失败了。勇利小小的身子只得站在维克托的眼底,勇利狠狠地瞪着他,他脸上浮现着掩盖不住的笑意。

 

“何必等到改日,就今天吧。而且雨还会继续下的,我看先生一个人就算能走到车站也没有车送您回去了,不如今晚就住这儿吧。”

 

“哦…这得需要罗多夫少爷的同意啊,我想我得通报一声。”

 

门卫小伙正准备起身,勇利焦急地把他拦住。

 

“不用了不用了,不用通报你们少爷,我家就住在附近,不需要了,谢谢。”

 

“你不是要坐车吗,怎么就在附近呢。”

 

门卫小伙停下脚步疑惑地问道。

 

“糟透了,这人还真会咬文嚼字。”

 

勇利觉得他的脑子再也编不出任何谎言了,果然人们说的那句“撒一个谎是要用一百个谎去圆的”是不错的。

 

“这位先生一定是不想给我们填麻烦才这么说的,没必要如此顾虑。”

 

“不不不不……”

 

勇利想着如果通报罗多夫就糟了,便百般阻挠着。

 

“你不用通报罗多夫,我跟他说一声就好”

 

门卫盯着维克托看了许久,突然惊讶了一下,对应着传闻的外貌描述,他才反应过来是维克托。

 

“原来是维克托先生啊,那就请您和少爷说一下吧。”

 

“好的,那么晚安,小门卫。”

 

胜生勇利看着二人戏剧般地就决定了自己的事感到很是不爽,明明是他自己的事为什么这两个人谈的津津有味。维克托拉过勇利的手向门卫道了个别朝大院走过去,勇利稀里糊涂走到半路才反应过来自己今晚就要住在这里,他急忙地挣脱掉维克托的手。

 

“不不不,先生不麻烦了。”

 

勇利拔腿就要跑的瞬间一只手拽过自己的胳膊便将整个人的身子拉到了维克托的面前。维克托的手环住勇利的腰,他的脸整个放大呈现在勇利的视线中,那双深蓝色眼里的满满深情彻底吸引住了所有注意力。维克托得意地勾出嘴角,用手拉下勇利碍事的帽子,雨水冲湿的头发成大块条形在额间让人甚是嫌弃,便在搂住的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亲手将额间长长挡住眼睛的头发撩到耳根后。

 

维克托此时仿佛穿行在大海中杂乱的珊藻的之中,游着游着,他就发现了闪光的珍珠。

 

那是他第一次看清胜生勇利的脸,那是一张很漂亮可爱的脸蛋。

 

“我可没听说过被戴绿帽子的丈夫知道妻子出轨还时时刻刻躲着妻子这样的事,不知先生是否有意给我讲讲,如果先生不肯的话,那我只能去问问包法利夫人了。”

 

呸——



评论(19)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