仟佰°

呼唤着你,大概是来温暖这孤独一人的夜晚。

维克托夫人【19世纪俄国老流氓床撩现代小青年的故事】(第六章)

取梗于法国福楼拜《包法利夫人》,看完此作品有感而发的脑洞。


献上第六章。前五章已发在主页,感谢各位的喜欢,还请多多支持。还请喜欢的亲们可以去主页看看前边的剧情,否则剧情可能有的看不懂。文笔稍有不成熟还请见谅,再者常识以及错误还请指出,后期奥尤cp会出场。


给看第六章的小伙伴简单介绍一下剧情,大概就是21世纪因为维克托死掉的勇利穿越到了临死之前看的最后一本小说的故事当中,代替了一位被妻子出轨背叛的医生,以他的身份继续生活,第五章讲述的是勇利去给偷情妻子送钥匙的事,然后在雨中遇见维克托并且被调戏了的故事


然后这里献上对一些小伙伴的歉意,最近因为开学一些琐事没有太多时间,今后大概是一两周一更【住宿生哭死】


这里仟佰,谢谢喜欢。


最后致经典。


第六章 兴

 

“那是一个永远看不到日落的地方。”

 

“那个地方在你心里。”

 

第六章   兴

 

“我可没听说过被戴绿帽子的丈夫知道妻子出轨还时时刻刻躲着妻子这样的事,不知先生是否有意给我讲讲,如果先生不肯的话,那我只能去问问包法利夫人了。”

 

维克托摆出一张知道全世界的脸。勇利看着他叹了口气,到底维克托还记得他是包法利医生。

 

“先生既然都知道了。”

 

“当然,我还知道你的太太非常漂亮,在餐桌上用餐的动作也很优雅。”

 

正当勇利想说些什么时,维克托渐渐靠近勇利,伏在人肩膀上在耳边轻轻地说道:

 

“这儿并不适合讲故事,可能听完会感冒。”

 

维克托拉过勇利的手楼厅里走,感觉到勇利欲要挣脱时,他回过头说道:

 

“放心吧,你不会碰到罗多夫和艾玛。”

 

勇利仍执着地松开了维克托的手,一时两个人站在空荡荡的走廊里,面对面,彼此的面部表情都很严肃,勇利板着一张脸,维克托也板着一张脸。维克托看到大大小小的水珠在勇利脸庞划过,便拉下了面子。

 

“我问你,包法利医生,你能去哪儿?现在班车已经停了,你和我走,更何况现在还下着雨。”

 

勇利想了想,的确,耽误了这么长时间,他回不去了。此时这么尴尬的氛围勇利也不知道怎么办,他只是默默地看着维克托,跟只小猫一样,很安静。维克托看着这样的勇利一句话也不想说了,他只期盼着勇利跟他撒撒娇,然后他再装装样子,这样一切都好继续了。但是勇利并不会撒娇,僵持了半天,那人一言不发。

 

“我拿你怎么办,跟我来吧。”

 

“谢谢…”

 

勇利那句谢谢声音极小,声调很可爱,他也不知道维克托听没听见便随维克托走了。维克托当然听到了,他有点开心。

 

卧室很大,收拾的很干净。当一切在勇利眼中看起来都那么顺眼时,他扫到了只有一张铺着黑白床单的床,说道:


“地铺的话我自己来就好,不麻烦先生。”

 

“我没有多余的被褥。”

 

“那我睡哪里!”

 

正在煮咖啡的维克托听完后转身给了勇利一个微笑。

 

“我不介意和你挤一个被窝。”

 

听得要睡在一起的勇利吓了一跳。

 

“先生,我想这恐怕不好。”

 

“没什么不好的,快去洗澡吧,你现在就像只落汤鸡。”

 

勇利只得被那双手扶住后背被推倒浴室门口,维克托接着找了几件自己小号的衣服放在了衣架上面,看着一动不动的勇利问道:

 

“洗澡啊。”

 

“你倒是走啊。”

 

事情发生唐突地让勇利一时忘记了使用敬语。花洒的热水流浇在皮肤上冲走残留的雨水,视线无处都是弥漫的蒸气,勇利回忆着维克托在自己说完后就走掉的身影思考着那人是不是生气了,洗澡的全部过程中他一直对自己没有使用敬语这件事耿耿于怀,他担心维克托会怪他。


就在全部的热感代替了冰冷充满着全身,这种感觉使勇利很舒服,他不太喜欢淋雨,因为冷,而且脏。

 

打开浴室门从外面看里面简直仙雾缭绕,维克托只给了勇利一条五分裤,所以使他露出了很细很白的小腿,上面还残留着小水珠。

 

“他露出额头的样子很好看。”

 

维克托这样想着。

 

勇利便甩了甩自己全是水的头发,像只可爱的小猫一样。

 

“包法利医生,比起你的身体,我更感兴趣你的故事。”

 

“……”

 

维克托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子,眼神很迷离。

 

“若能同我讲讲,那简直三生有幸。”

 

“看在上帝的份儿上,给我讲讲吧,美人。”

 

维克托起身走到勇利面前,两只手指挑起他的脸蛋,剩下几只在下巴处轻轻地蹭着。这样的场景对于勇利来说就像是拍摄三级片现场,他感觉可怕极了。勇利没有任何反应的态度使维克托更加想填充点浪漫色彩,眼看着就要对着人湿漉漉的嘴唇吻下去时,自己整张嘴便贴到了玻璃杯子上。

 

“喝杯咖啡坐下聊…”

 

勇利手里拿着杯子惊恐地看着维克托这张脸。维克托只得笑了笑,意犹未尽地说道:

 

“好。”

 

“那么,小猫医生,我们从哪里开始呢?”

 

他接着用手拿过勇利紧紧捏住的的酒杯晃了晃。

 

“是从你第一次遇见我开始说起,还是你知道妻子已经出轨开始呢?”

 

“我有点饿…”

 

勇利蹭了蹭自己湿漉漉的头发,低下头看着桌布。

 

“你说什么???”

 

维克托是听清楚了的,只不过他更偏向于是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因为他所有的期待都在于勇利能够给他讲一段神奇有趣的故事,而不是现在这样毁气氛。

 

“我说我饿了,先生。”

 

维克托降服了。

 

“哦天呐我的上帝,好吧我的小可爱,你稍稍坐一会儿,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勇利呆呆望了几眼后男人的人影已然消失,不知不觉他心中多了几分失落。胜生勇利知道他自己并不是真的饿了,这只是他用来逃避维克托的借口,他没有把秘密告诉其他人的习惯,当然,他也同时不具备这个能力。

 

勇利稍稍庆幸维克托在厨房抱怨着家里没有熟食需要现做,这期间足够满足他逃避的条件了。勇利听着那厨刀切下发出的响声,他全程在发呆,没有任何想要组织语言同维克托讲一讲的意识。直到勇利闻到那飘来的香味以及听到维克托走来的脚步声,他慌忙地趴在了桌子上装睡,他已经做好了无论维克托如何叫他他都不会醒来的决定。

 

——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勇利以为维克托会推推他,大声呼叫他的名字,但是维克托并没有这样做。当维克托端着晚餐走过来便看到一头趴在桌子上睡着的人,他先是埋怨了一下自己做饭的时间是不是太长,然后就是有点遗憾勇利没能尝尝自己的手艺,本来他还是很期待的。维克托放下餐盘摸了摸勇利的头顺势看了看闭上眼睛熟睡的人,他抱起勇利,轻放在床上为他盖好被子,最后又检查了一下被褥的四角是否全部遮住了熟睡人的身体,检查放心后维克托用手轻轻拍了几下随后关灯离开,现在这个时间可不是维克托睡觉的点,他还有许多文件需要阅览。

 

勇利看见那人带门离去后听得脚步声越来越小,直到听不见时他才小心翼翼地打开门看看维克托去干什么了。艰难地走到书房后透过门缝看见伏笔在灯光下的人以后勇利的心头便涌上一种放心的感觉,到底放心的是什么,勇利也不知道。他伏在门后看了很久,直到维克托起身关了灯,勇利才慌慌忙忙地跑回卧室躺在床上继续装睡。维克托回卧室途中看见那被碰歪的椅子和勇利丢在门口的胸针,看着假装呼吸的人他便知道了个大概。维克托微微笑了一下,掀开被子躺在了勇利的身边,有意地伸出手搂住勇利的腰调戏了一番,弄得勇利耳根发红,他庆幸还好在黑暗中维克托看不见。

 

准确地说胜生勇利和维克托真正意义上的遇见是在早夏时期,

 

而早夏,是一个万物都即将蓬勃的时节,它们所需要的,只有时间。




评论(13)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