仟佰°

呼唤着你,大概是来温暖这孤独一人的夜晚。

维克托夫人【19世纪俄国老流氓调戏现代小青年的故事】(第七章)

取梗于法国福楼拜《包法利夫人》,看完此作品有感而发的脑洞。


献上第七章。前六章已发在主页,感谢各位的喜欢,还请多多支持。还请喜欢的亲们可以去主页看看前边的剧情,否则剧情可能有的看不懂。文笔稍有不成熟还请见谅,再者常识以及错误还请指出,奥尤cp后期出场。


给看第七章的小伙伴简单介绍一下剧情,大概就是21世纪因为维克托死掉的勇利穿越到了临死之前看的最后一本小说的故事当中,代替了一位被妻子出轨背叛的医生,以他的身份继续生活,之后发生的种种事。


这章是尤里小天使的初次登场,并且以后奥尤cp的戏份也已经计划好!周日会不会再更到时候看一下有没有灵感,条件允许的话明天会再更。


这里仟佰,谢谢大家的喜欢。


最后致经典。


第七章 留

 

清晨睁开眼时,维克托闻到一股很香的气味,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勇利就端着汤碗走了进来。维克托不知道为什么勇利看见他自己时笑了一下,等汤碗到自己手中时,经汤水的表面看到自己炸起的头发时他才知道勇利笑自己的原因。

 

维克托皱了皱眉,顺势拿起勺子喝了一口浓汤。

 

“好喝。”

 

维克托用勺子在汤中搅了几圈,几声清脆的碰撞声发出后,他舀出一些熟嫩的汤菜蛮享受地送进嘴里。而勇利坐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他,一直看到维克托将汤碗放在桌子上。维克托想要说什么时,勇利则抢先了一步,他掏出钥匙顺着碗底推去,推倒维克托那只还未收回的手旁边。

 

“怎么,要走?”

 

维克托的语气很轻,但很严肃。

 

“这是最后一次打扰您,抱歉。”

 

勇利满是想断绝地一干二净不留任何痕迹的意思,他现在只想快点回去,他还有两本医学书籍没有看完,还有几页学习笔记没有完成。勇利那充满冷漠的眼神让维克托有点伤心,他更有点遗憾,到现在为止,他没有知道一点有关于勇利的故事。

 

“好吧,我不勉强你。”

 

勇利听到这句时放宽了心,但同时不知道为什么心中闪过了一丝失落。

 

“不过,今天是王后庆贺日,上午会有游城活动,下午班车才能正常运行,如果你要回去的话,还需要在午餐过后。”

 

说实话,维克托以前对王后这样的举动是极其无感的,不过这次,他有点感谢这样的活动。勇利初次进城,他也没有多问,得知后百般无奈,但只好留下了。接下来两个人在房间里各干着各的,直到用午餐之前,一句话也没有说。

 

勇利翻着小说本的页脚,感觉无比枯燥,他疲惫地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表,已经到了用餐的时间,便习惯性地将自己的胸针夹在了还未看完的书页里,起身去书房找维克托,当他想要敲门时,门一瞬间打开了,眼前呈现的是维克托那张英俊的脸蛋,勇利觉得依旧是那样赏心悦目,唯一有点瑕疵的是他的眼底有些淡淡的黑眼圈。

 

那一刻他们离得很近,四目相对。

 

“该用午餐了。”

整齐不同的两种声音响起,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笑了笑。

 

“一起?”

 

又是一次从两个人口中说出的相同的话。

 

霎时空气突然安静,为了避免尴尬,维克托拉起勇利的胳膊朝门外走,并回头对他笑了笑

 

“我觉得尽管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那也没有必要对对方很冷漠。”

 

勇利也笑了,轻轻“嗯”了一声。

 

当勇利随维克托走到城堡大厅时,午餐形式并不是他们期待的那样自主点餐并在包间餐厅享用,因为王后庆贺的原因,城堡主人准备了餐宴,并且邀请了许多人。正当维克托安慰勇利说他可以不参加,送勇利到车站时,一个少年拉住了维克托的胳膊,哦,正确地描述可以说是拽,很用力地拽住了维克托。

 

“秃驴,你想去哪儿?”

 

起初听到“秃驴”二字时勇利是稍稍有些惊讶的,他惊讶于如此粗鄙之语为什么会从一位面貌俊美身份尊贵的美少年口中说出,然后勇利没忍住就笑了出来,那是他第一次注意到了维克托那山谷边缘线似的发际线。

维克托被拽住时就极其不爽,被骂以后听见勇利的嘲笑以后更是没什么好脸色。

 

看了看比自己矮半头的尤里,维克托没好气地说道

 

“我有要事,今天就不参加了。”

 

维克托拉着勇利就要走,被尤里硬生生给拦了下来,对方摆出一脸“那也不许去”的表情,并且一些吐槽维克托的话源源不断脱口而出。勇利见式想着只好自己走,松开被维克托拉住的手欲要走开时结果也被尤里拦下了,勇利则是一脸疑惑。

 

“你是谁?”

 

尤里凑近看了看勇利,刘海盖住额头的奇怪发型使他感到非常新奇。

 

而且尤里也不瞎,他当然在意这个被维克托紧紧拉住手的人。

 

“算是维克托的朋友。”

 

“那更不能走了,我有必要给你补习一下这老秃驴的黑历史。”

 

尤里托着下巴想着什么,侧脸庞轮廓的线条格外优美。身材纤细,金黄色的头发部分被辫起用发绳系住,很好看。

 

还未等勇利回答尤里就说了好多话:

 

“今天我住在这儿,要不今晚你去我那里,我得跟你说说,维克托啊,他不是什么好人。”

 

尤里小小的手指在空中画了个圈。

 

“还有,我觉得你的发型蛮不错的,你还可以试试别的,我也可以帮你参考参考。”

 

“那就这么定了。”

 

原来在勇利脑海中,一般年龄较小长得很好看的男孩子都是很冷冰冰的,直到他遇见尤里以后,他对这类男孩子的认知又重新刷新了。

 

虽然对尤里,勇利也充满了好奇,不过现在比这更重要的是,他该怎么回去。

 

“不不不,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今天有约好的病人,身为医生,我想不能有太多娱乐。”

 

勇利急忙地辩解着,正当他思考着说什么能够更加直接地摆脱邀请时,尤里几句话就让他不知所措。

 

“病人,哪里的病人?”

 

“贝尔托镇的,离城里很远。”

 

“你把具体位置告诉我,我派人过去就好了,你就留下来听我讲老秃驴吧。”

 

“这……”

 

维克托见勇利有留下来的希望一时满心欢喜,推着两人的肩膀朝宴厅走了过去。

 

“好饿啊,我觉得我们应该在宴会上找点吃的,喝点喝的。”

 

维克托的语气中充满着窃喜,尤里则是一脸嫌弃地看着他。

 

被推到人堆后勇利深刻意识到自己摆脱不了这两人。其实听闻尤里可以替他问诊后勇利觉得留在这儿也没什么不好的,他之前待过的图书室里有许多很有趣的书籍,勇利觉得它们很有阅览的价值,他曾经想过,如果有机会他能再次到这里来的话,他一定要将它们全部买下来,尤里的挽留,则预示着勇利有机会看这些书,最后,勇利也就答应留下了。不过在此,他需要听尤里滔滔不绝地说完一些对维克托的负面评价。

 

而对于维克托来说,那是他对一次对这个偏执的黄毛小祖宗稍稍有一点好感。


评论(12)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