仟佰°

呼唤着你,大概是来温暖这孤独一人的夜晚。

维克托夫人【19世纪俄国老流氓调戏现代小青年的故事】(第十章)

献上第十章。前九章已发在主页,感谢各位的喜欢,还请多多支持。


设定背景大概就是21世纪的勇利因为维克托死掉的勇利穿越到了临死之前看的最后一本小说的故事当中,代替了一位被妻子出轨背叛的医生,以他的身份继续生活,前几章勇利经历了邂逅维克托以及“妻子”出轨离家将女儿丢给自己种种事件。


故事中副CP为奥尤,接下来这几章会主要围绕尤里小天使展开。


这里仟佰,谢谢喜欢。


最后致经典。


第十章 始

 

“人生中与你初见的记忆就像撕扯整齐的白纸。”

 

“未曾染墨,未曾因时光逝去变得暗黄发褶。”

 

第十章 始

 

“上帝告诉我一位天使的名字,啊,胜生勇利。”

 

维克托摇着小酒杯情意浓浓地看着勇利,但是勇利没有给他一个正眼,面目中那微微的一点嫌弃还是能看出来的。


勇利很欢迎维克托每日的拜访,也很愿意维克托带着自己的小女儿四处转转,勇利想着这样自己就有多一点的时间做笔记了,渐渐地,勇利也开始习惯了维克托的陪伴。登门看病的人不少,每每无意间瞥见了这个在医生家照顾小女孩的英俊男人他们都会多嘴地问上一问,多数都会询问维克托有没有娶妻以及年收入多少,开始勇利会很客观地说上几句,后来时间长了,问的人多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心中渐渐多出的膈应或是回答的次数太多了,勇利就不再回答他们这些问题了,莫名阴沉下来的气氛让病人觉得蛮尴尬,他们便不再问了。

 

既然被别人问过,勇利心中也自然充满好奇,他到底一点也不知道维克托的家庭背景,以及,维克托有没有妻子。

 

那一日勇利带女儿进城在维克托的陪同下购买药材迎面遇见了两年未见的尤里,他长高了许多,齐额利索的短发变长了,披散在肩上倒显得一丝凌乱。勇利只觉得他变得更漂亮了,简直就像童话故事中的妖精,但是,少年的穿衣品味还是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哼,混蛋维克托。”

 

“见面就对仇家骂上一顿的习惯也没有改掉啊……”

 

勇利笑了笑看着尤里,小声说道。

 

尤里瞥了勇利一眼,什么也没有说就走掉了,顿时勇利的脸上写满了疑惑。

 

“他最近比较烦,大概是家里的事吧。”

 

“能再多透露一点吗。”

 

看着勇利打探似的眼神,维克托笑了笑,说道:

 

“那孩子的父亲要他大姐嫁人,至于婚后住所就是他那栋小洋楼。”

 

“住所一般不都是男方提供吗?”

 

维克托开始没有说话,接过勇利递上的热可可喝了一口,思考了几分钟说道:

 

“尤里那孩子的家庭背景不寻常,结婚这样的事通常都是衬托生意,而且他大姐姐是个极其能干具有商业头脑的人,是少见的女继承人,才不会归属别的家族。”

 

“这样,那真是惨啊。”

 

说到这儿维克托笑了笑,停下了喝可可的动作,转过头看向勇利:

 

“更惨的是,尤里的父亲嘱咐他陪同大姐一同海选对户,这已经是第五天了。”

 

勇利瞪大了眼睛,望着那渐渐消失消瘦少年的身影,心中不免有一丝心疼。

 

貌美如花,青春年华,裙摆落地沾花,金发披肩优雅。


大姐在尤里心中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她是普利赛提老先生最引以为豪的大女儿,有时作为最受宠的小儿子的尤里甚至疑惑过自己的父亲对自己的宠爱有加是不是因为自己有几分像姐姐。

 

就这一点上,尤里的确想多了。普利赛提家族是俄国有名的家族,家族生意代代相传,在社会上具有不一般的地位。翻开尤里父亲曾经那段风流史,最后直到在巴黎遇到了尤里的母亲才画上了句号,可惜普利赛提夫人早逝,留下了三个女儿,一个儿子,从此,在尤里的父亲心中就只剩下钱和这四个孩子,尤里甚至认为,在父亲的心中他们四个的地位要比金钱低一等。


尤里是四个孩子当中唯一一个男孩,也是三个姐姐们唯一的弟弟,从小倍受宠爱。但总归性别不同,这也是造就尤里总是喜欢缠着维克托的原因。在尤里出生时,前来祝贺的亲朋好友们感慨着这个幸运的男孩不用担心家业的继承名额,他们的心中都认定着尤里一定会很轻松地继承庞大的父业。但现实好像不是很理想,这些年来,大姐尤利娅凭借着天生的商业头脑步步盈利翻倍,二姐凭着娇美的容颜和良好的机遇嫁给了一位美国籍的如意郎君,三姐则是就读大学专心研究生物学,在学术界内小有名气。而在外人看来一定会继承父业的小尤里,最近被著名导演看上,正在考虑要不要朝演员发展。

 

“又是一堆人,切。”

 

尤里摘掉戴在头上的衣帽瞥了一眼站满人的大厅绕路从小门走进了卧室,迎面装上刚刚梳妆完毕的大姐,她金色微卷的头发梳到眉眼两旁,耳畔的长发编成花藤的样式衬托着嵌在上面的蔷薇花,脑后修理成卷花的长发或及腰或披肩,珍珠白般的衣裙称出挺拔纤细的身条。尤利娅提着裙子,踩着地板走了过来。

 

“买来了吧,分你一点。”

 

原来是大姐要尤里到街上去买蛋糕。

 

“哼,以后这种事不要叫我。”

 

尤里没好气地坐在卧室的椅子上,嘴里吃着尤利娅递上的一大块蛋糕。尤利娅看着弟弟挑了挑眉,伸手敲了敲他的头:


“小孩子嘛,腿脚好,再说了,多运动运动是对你身体有益的。”

 

“从小到大听你瞎扯,都说了不要把我当小孩子。”

 

尤里说着便轻轻打掉了尤利娅摸在自己头上的手。

 

“尤里真是的,这么和姐姐说话呢,好伤心呀。”

 

还未等尤里吃上几口,尤利娅便把蛋糕收了起来,拉住尤里就要往外走,途中尤里再三反抗,结果还是被大姐强制地拉到了大厅,


来自四面八方的贵族青年们看到尤利娅到场便纷纷放下酒杯迎了上去,开始的各种甜言蜜语和马屁最后都被尤里当面毒舌回击了一番,最后一脸臭屁地走开了。


成为普利赛提家的女婿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是直接提礼到情商智商双高的三姐哪儿去谈话,第二种就是来这几天举行一次的宴会上来拜访尤利娅小姐,大多极其有钱的人选择的都是前者,选择后者的年轻有为气血方刚但没有多少后台背景的青年居多。

 

尤利娅坐在沙发上吃着蛋糕,一边则坐着无聊到透的尤里。

 

“怎么,没一个看上的?”

 

“也不能这么说,不能光看外表嘛。”

 

“我看再这样你就嫁不出去了。”


“这么舍不得你姐姐我啊,天天盼着我嫁不出去。”

 

“想多了。”

 

尤里惬意地拿刀叉小心翼翼地去弄下嵌在蛋糕顶上的蓝莓,结果一声巨响,摆在大厅中心桌上的塔灯掉落在地上,随即碰到了酒塔、花瓶、桌椅以及一系列装饰摆件,小尤里的蛋糕被不知哪里掉下来的盘子整个覆盖,翻开再看时,蓝莓早已成一滩烂泥。

 

尤里急忙站起,拉住姐姐的手,环顾四周。

 

“怎么了?!”

 

“那边有人打起来了!”


评论(11)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