仟佰°

呼唤着你,大概是来温暖这孤独一人的夜晚。

维克托夫人【19世纪俄国老流氓调戏现代小青年的故事】(第十一章)

献上第十一章。前十章已发在主页,感谢各位的喜欢,还请多多支持。


设定背景大概就是21世纪的勇利因为维克托死掉的勇利穿越到了临死之前看的最后一本小说的故事当中,代替了一位被妻子出轨背叛的医生,以他的身份继续生活,前几章勇利经历了邂逅维克托以及“妻子”出轨离家将女儿丢给自己种种事件。


故事中副CP为奥尤,接下来这几章会主要围绕奥尤展开,等到不久后又是维勇剧情啦。


这里仟佰,谢谢喜欢。


最后致经典。


第十一章 

 

“那边有人打起来了!”

 

一句很大的叫响声引起了尤里的注意力,他望着那边早已慌乱成一团的人们皱了皱眉头。

 

“在这里闹事么,哼。”

 

尤里想着走过去利用主人的身份对那群人嘲讽一顿。

 

尤利娅拉住就要冲上去开骂的尤里,用力地挽住了弟弟的胳膊并给了他一个眼神。尤里撇了撇嘴,眼睛看向天花板叹了口气表示姐姐非常扫兴。

 

“这是怎么了呢,先生?”

 

尤利娅将尤里拦在了身体后面,询问着站在身旁的老人。尤利娅的神态很平静,语气也很温和,和一旁脸上写满厌恶的尤里比起来简直就是反面。那老人发现问话的人是宴会女主人后吃了一惊,向尤利娅问了好便解释了事情的起因。

 

“哦,尤利娅小姐,是这样的。一位公子刚刚在茶会上说了几句很难听抱怨小姐和贵父的话,正好被路过的一位您的狂热追求者听到,两个人产生了争执,最后这两人带来的朋友仆人们也吵起来了,后来就变成了现在您看到的这样。”

 

尤利娅看着争吵渐渐扩大不由得头疼了一下,她觉得她如果大声叫喊的话在这偌大的舞厅当下是行不通的。老人见尤利娅迟迟没有说话,便说道:

 

“我看哪,今天小姐不如早早退场吧,这群人闹够了迟早会散的,现在没人能阻止他们了。”

 

“那真是不幸,我以为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就把安保和仆人撤走了大多,只剩下几个。今天真是让您不愉快了。”

 

“有什么关系,小姐应该不会在乎这些吧,毕竟宴会什么的对于贵父只是个安定猎物的镇定剂。”

 

那老人笑了笑,鞠了一躬便退场了。尤利娅也对老人笑了笑,提起裙子做道别礼。

 

“真是什么都知道呢,资本家真是比谁都毒啊。”

 

尤里吹了吹口哨,望着走掉老爷子的背影也离开了。

 

尤利娅看着四边空旷的地板以及远处争执着的人们露出了微笑,踏着地板朝走廊的方向走去。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响很大,回荡在走廊里一遍又一遍,也不知怎么今日所有房间的灯光都非常暗,尤利娅走着有些吃力,因为太黑了。

 

“亲爱的尤利娅小姐,请问这里是否很黑呢?”

 

突然高跟鞋的声音停止了,代替那声响的是男性嗓音的问话和话语说完后诡异的笑声。


在大脑飞速思考以后,又是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开始是轻轻的,后来加入了皮鞋踏地的声音,那高跟鞋的主人仿佛知道了些什么,随后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就像钢琴家疯狂弹奏钢琴键的手指一样。


没什么好事!

 

尤利娅脱掉了碍事的鞋子赤脚拼命跑向走廊的尽头,但是怎么也到不了待客厅的大门处。她有点慌张,她明明是那么熟悉这栋城堡的路途,为什么现在她怎么也跑不出去。沿程眼睛撇过墙壁上一幅幅的画,尤利娅惊讶地发现它们和往日完全不同。

 

被人动过了手脚,那些画都变成了一幅幅反应暴力和色情思想的油画,那画上人夸张的动作和变态的笑容以及冷色系的色调真是可怕极了,尤利娅继续疯狂地跑着,后面的皮鞋声也一直没有断过。

 

打开一个房间通往待客厅的大门尤利娅仿佛看到希望一般,她知道她只要再经过一扇门到达小院,再到小院后面的厨房就可以到达自己住所的大门旁边。尤利娅把门狠狠一撞,她提着鞋子赤脚踏在布满灰尘的楼梯上,听着皮鞋的声音越来越近,她的心也跳得越来越厉害。

 

“小美人儿,别忘了,今天除了你和你的弟弟,所有的人都已经被我支开了。除非你逃到你父亲哪儿,否则今晚你和你那长相俊俏的弟弟都是我的晚餐,你的父亲不是很厉害吗,你们尽管去吧。”

 

“你是谁?!”

 

尤利娅忍着脚底的刺痛艰难地跑着,她觉得自己撑不了多久。

 

男人没有回答声了,能听见的只是越来越近的皮鞋踏地声。

 

男人到达露天小院时望了望四周,他没有看到任何人,他极其犹豫尤利娅是在厨房还是在露天小院的某个角落里,他思考了许久,如果尤利娅在小院的话那么自己进了厨房她很有可能跑回去暴露自己的计划,所以男人在小院里转悠了许久,知道他发现厨房门口的那一丝血迹,他抽出小刀极其有信心地拉开了大门。

 

“啊,美丽的小姐……”

 

男人突然沉默了,他惊讶地瞪大了双眼。只听见小刀掉落在地上的声音,男人举起了双手,毕竟已经抵在太阳穴上枪口不是闹着玩的。

 

尤利娅躲在一个男人的背后,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她有些发抖的手紧紧按住拿枪男人的肩膀,她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胆子很大。”

 

奥塔别克那张冷漠的脸上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他拿枪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抢壳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不要乱动。”

 

他用并不是很熟练地道的法语轻声说着,之后示意尤利娅蹲下把小刀拿起来,然后绕着出了一身冷汗的男人走了一圈从裤兜里拿出不知道哪里来的手铐铐住了男人,之后把他锁在了厨房的柱子旁。

 

奥塔别克在搜了男人的身发现没有别的凶器以后点着了多盆碳火放在了男人的周围,一是防止他做什么手脚,二是在这不大的厨房烧上这么多煤炭也能让这疯狂的人冷静几天。

 

奥塔别克收起了枪看向了已经吓得坐在地上的尤利娅,他俯身蹲下抬起尤利娅的脚用湿毛巾擦拭过后为她穿上了鞋子,看着脸已经由白变红的尤利娅说道:

 

“我想这样应该差不多了吧。”

 

“谢谢……”

 

奥塔别克没说什么,在尤利娅刚要问他名字的那一刻拉门离开了,他只是觉得今天这一出有点扫兴,他刚刚还在深沉的梦乡中呢。


尤利娅望着他离去的身影,有点生气又有点感动。

 

果然第二天早上,普利提赛老先生就趁夜带着一群人赶了过来,他先是见了面就深深拥抱了尤利娅和尤里,再就安排了许多人留在了尤利娅的住所处,还商议着给尤利娅换一个住所。


至于那位企图陷害尤利娅被关在厨房中动弹不得的男人最后被进行了严厉的处置,普利赛提老先生正在命人查询着男人的背后是否有其他人指使。

 

“我的女儿,上帝保佑你,告诉父亲,中间发生了什么,你有没有受伤。”

 

尤利娅将全部过程都说了一遍,普利提赛老先生全程脸色极其难看,他愤怒地拍了拍桌子,说道:

 

“看来你的婚事要尽快完成了,还有尤里,让他先陪你住几天随后尽快搬去和我一起住。”

 

听到婚事二字尤利娅不禁想起了奥塔别克的面孔,她慌忙地说道:

 

“父亲,这件事很快就会传出去,人们才不会在乎我的真实情况他们只会依照他们所想的那样再告诉别人,我的名声指不定坏到什么程度!”

 

“那更不行,这件事一定要赶快!”

 

普利提赛老先生愤怒地放下茶杯就走了,过了几天三女儿那边捎信过来说婚约申请大多都被撤销了以后老先生才意识到尤利娅猜测的事情真的发生了,他不得不将婚约的事情推迟几天。


评论(22)

热度(76)